肥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能成神(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有点难(熿裘盟主加更5)
    “来,宓姐。”

    会所,韩勠举杯示意梁宓:“你干杯,我随意。”

    梁宓刚要喝,噗的一声喷出来,还咳嗽。

    黎若白愣住,不解看着梁宓,上前帮她拍背擦嘴。

    韩勠在那笑着喝了一口,也没多。

    等梁宓缓过来之后看着韩勠:“我干杯……你随意?”

    “呵。”

    黎若白这才明白过来,瞪了韩勠一眼。

    梁宓擦擦手和嘴,看着韩勠:“你别,本来还挺消沉的。结果被你这么一闹,还精神了一些。”

    韩勠笑:“也没什么消沉的吧。”

    梁宓看着韩勠:“黎和你了?”

    韩勠摇头:“没。她表示不管我和她关系多亲密,但是永远比不上她和宓姐的关系。哪怕我俩结婚生子都一样。”

    黎若白笑,她没过,但她会否认吗?

    尤其此刻仰着下巴看着韩勠:“本来就是。”

    还搂着梁宓很亲密的样子。梁宓也笑着拍拍她的手,看着韩勠:“你本事越来越大了,那么假的话出来居然还让人有点感动,莫名相信就是真话。”

    韩勠点头:“这不就是渣男吗?宓姐还过我有潜质的。”

    嗤笑打量梁宓:“要不是看你人气高资历深咖位摆在那,我真想大喊一句你也有今!!”

    “韩勠!!”

    黎若白嗔怪叫了一句,梁宓反倒无所谓笑着:“现世报是吗?”

    韩勠挑挑眉毛喝了杯酒,随即叹息:“宓姐。我句话,纯粹是听到的议论和我个人客观的印象。你别较真也别生气。”

    梁宓点头:“我听到的议论还少了吗?”

    黎若白疑惑:“你听到什么了?”

    韩勠笑:“这么多年,不耳朵起茧子……”

    看着梁宓:“不是那个富二代娱纪委还你离婚他娶你吗?自古劝和不劝离,但真到那个份上,劝和也挡不住。如今的年代了,宓姐结婚有孩子都红那么久,虽然黑红。估计除了你粉丝,很多都盼着你离婚的。当然你粉丝估计也有,为什么?我觉得不单纯是盼你过得不幸福,而是觉得你应该是不结婚的人设。符合你的人气和发展。”

    “你这的什么?”

    黎若白哭笑不得:“会不会劝?不会就喝酒。”

    韩勠不耐看着她:“大咖话明星不要插话。”

    “呵。”

    梁宓揽着大眼睛看着韩勠的黎若白:“我们黎也是大咖好吗?”

    韩勠不理会,示意梁宓:“反正啊。至今为止,自从香江湾湾明星来内地发展,内地和香江湾湾的情侣结婚的不少。但早期嘛,内地没香江湾湾发展的好,如今反过来了。毕竟我们市场还是大。可能宓姐的瓶颈,随着离婚能打破……”

    “你够了吧你!”

    黎若白抱怨看着韩勠:“只是纠纷而已,还没谈到离婚呢。你一口一个离婚怎么好像确定了似的?哪有你这样的?”

    梁宓摆手,示意黎若白:“听他。”

    韩勠摊手:“我完了啊。我了让你别误会也别生气,我这就是听网上议论,还有我一点点个人想法。”

    示意梁宓:“你看我和出发吧几位大哥们接触,他们各自情侣我都见过甚至慢慢都熟悉了。唯独宓姐的,至今我一面都没见过。变相来不已经明一些问题了?”

    梁宓一顿,随即笑着:“可能也因为我一直没邀请过你们去我家做客有原因吧。”

    韩勠点头:“有这方面原因。黎恨不得拿你当亲姐,我和她家长都见过了。大家私下的关系,以及工作上的接触。老实宓姐我接触你比和韶哥都频繁。结果你去过我俩地方好多次,我们一次没去过。是避讳什么?宓姐性格也不是特别较真保守特性的,很洒脱的京都姐妹们……”

    梁宓轻叹:“是啊。放正常来,早叫你们去我家玩了。”

    黎若白揉着头发:“去不去谁家做客有什么关系吗?这算细节?”

    梁宓看着黎若白:“韩勠和孙韶亲,房子都能正常借给他住。甚至之前还住过孙韶家。同陈妗姐也关系好,孩子什么的都叫叔叔。同样,我这边,你和我关系差不多和他同孙韶一样。这么一对比……”

    “别这些了。”

    韩勠举杯:“宓姐。你人生阅历肯定比我丰富,见过的世面经历的事都算上。事业不会有影响,反而或许会更好。感情的话,一段时间会比较难受,但过阵子总会过去的。加上你的外貌,条件,性格各方面,再找个不错的男人也轻松。至于分开的事,肯定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别人也不清对错,注意处理好就行了。”

    梁宓笑:“的确和黎的一样,你怎么认定我会离婚似的?”

    韩勠摊手:“还是那句话。认识宓姐这么久,因为黎关系同时咱俩的关系,一次没见过他也就算了,谈都没谈过。今第一次谈直接就是纠纷,就是矛盾,不明问题吗?”

    指着门口:“刚刚玲玲还,我如今是娘家人了,话都向着自己人。不管外界怎么评价,反正人肯定都做不到大公无私。我也一样。既然大家都自己人,我肯定向着宓姐话的。注意到时候公开,做好公关就好。感情,出轨,孩子,这几个话题我感觉是逃不开的。一定要处理好,不要引火烧身。”

    梁宓沉吟许久,点头开口:“谢谢你了韩勠。”

    韩勠摇头:“不用谢,我也不是单纯为了宓姐。能出上力的我出,同时我也希望宓姐做好自己当初过的事。”

    梁宓疑惑:“什么?”

    韩勠指指黎若白:“我家若若呢?之前托你的事……”

    梁宓愣住,随即失笑:“你金鹰节是吧?”

    看着韩勠:“好神奇。来来回回你讲过多少次了,真的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吗?”

    见韩勠脸色变了,梁宓摆手:“好好。就算,咱们就算黎真的获得双杯,然后被diss,被群嘲。也不至于就犯下弥大错了吧?她只要是没丑闻,这点事其实真不算事。”

    反正黎若白也习惯了,总是她的事她好像局外人似的,都是别人为了她的事对话,不需要她表态什么。

    此刻也是一样,大眼睛就看着两人,然后听着。

    打量韩勠:“你是太追求完美了吧?不想黎有任何污点,哪怕不是丑闻之类的。”

    韩勠沉吟片刻,摇头开口:“和追求完美还是有区别的。我的想法是,已经拥有的就别轻易失去。除非是有特殊的目的。如果她路人缘一直不怎么样,那双杯就双杯,无所谓了。但路人缘一直挺好的,没丑闻没绯闻,至少演技在同龄花旦中也是被肯定的。你突然这么一闹,除了获奖,却没人肯定还群嘲,路人缘也崩掉。这又何必?”

    梁宓开口:“双杯到底是肯定,也比单杯要更有荣誉感。”

    韩勠无奈:“我不是至今还要服你吧?你首先还是要看看是不是自己作品配得上。她年纪也不大,今后一两年肯定有大制作或者爆款,到时候再推上去多好?一定要今年刚刚有点成绩和沉淀,就去冒险获得这样有争议的荣誉?”

    梁宓沉默,随即看着韩勠:“我估计我也顾不上她了最近。如果真到了你的离婚的程度,我和他一个工作室一个公司,还涉及到股份以及其他的财产分配问题。同时还影响股价……尤其当初和几个大股东也对赌了。今年将将可以完成,不想这个时候有什么突变。”

    韩勠惊讶:“怎么又……”

    梁宓皱眉:“我以为你早能想通的。”

    “哈?”

    韩勠不解:“有什么变化吗?”

    一直没话的黎若白也看过去,梁宓开口:“你的存在本身对黎在我们公司的发展影响越来越大。又是换股又是争话语权。如今基本上就是除了15年长约依然奏效之外,她自己已经快要被你负责她以后的演艺事业。你没考虑过以公司的立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吗?”

    韩勠沉默,半响开口:“所以呢?”

    梁宓开口:“所以会不会是公司故意这样败她路人缘,打压一下,以便更好控制?”

    “哇~”

    黎若白惊讶:“宓姐你是认真的吗?”

    梁宓看着她:“当然用这个方式而不是公开你俩关系或者是其他丑闻抹黑之类的,是不想撕破脸。但或许就是个警告。”

    韩勠失笑:“还怪我了?”

    梁宓摇头:“怪倒是谈不上,但你要承认,你国民传媒又是挂靠总桔,和赵局关系也好。然后自制综艺,还有综艺城。你自己的电影票房还那么高,你个人的人气影响力人脉也都突显出来。没关系就算了,偏偏你和我们公司,和黎关系还是这样。对我们公司还有点抵触,你不考虑一下他们承受了什么?”

    黎若白开口:“那也不该这样啊?!”

    梁宓笑,摸摸黎若白脸颊:“韩勠给你保护的太好了。想问题那么单纯。”

    韩勠倒是没黎若白那么幼稚,而是看着梁宓:“意思就是我一直掉以轻心,以为可以和乘风下谈。可其实宓姐你要的是,我越是表达不想让她得双杯败路人缘,或许你们公司越急于促成。”

    梁宓点头:“时间还早,距离那。可以运作的空间还很大。你自己做好准备吧。毕竟名义上黎还是乘风下签署实约的旗下艺人。在这方面他们的确有权利去为她铺路。你到底还是外人……”

    韩勠脸色终于难看起来,一口一口喝酒。

    这样就被动了,非常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