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能成神(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四百零五章 浴火成诗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

    “在这个喜迎新春的时刻,回顾我们今年的过往。”

    “不管欢笑泪水,都将告别过去,展望新的未来。”

    “如同我们祖国一样。华夏民族经历多少苦难,最终总能浴火重生。”

    “没错,我们总会拥有值得我们期待的未来。”

    “下面有请韩勠和黎若白,这一对年轻优秀艺人,为我们带来一首《浴火成诗》。”

    “啪啪啪啪啪啪啪!!!!!!”

    掌声响起。在主持人介绍完后退场到一边,所有人都期待接下来的表演。

    但是要一点就是,春晚看着喜庆热闹也的确喜庆热闹然而,不可避免的就是很匆忙。是真的匆忙。所有节目,都是有时间限制的。这个限制非常的死,就是因为零点的钟声前后,必须严丝合缝不然要么就可能会错过,甚至跃过去。

    每年都不可能让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尽可能的时间往前赶,不许拖延。如果实在不行发生拖延时间的状况,或许就会把某个节目拿到零点后表演,但是零点前和零点后,显然收视率是不同的。11点半到1点这个时候叫做黄金时间是因为这个时间段收视率最高。几乎都要等待跨零点的时刻。

    然后北方会煮饺子抱柴等待放炮之类的。零点过后,吃年夜饭放炮或者其他开始,节目基本看的人就会锐减。

    起来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既然匆忙,观众多少也能感觉一些。虽然不明显。

    每年也是这个时段,本山大叔都会压轴演出。所谓的压轴不是结束,就是在这个最好的时间段,给予最好的作品。本山大叔不参加春晚后,大多数也会放个当年春晚最好的品甚至相声。不过显然今年是没办法了,给了两组歌曲。

    直到此刻,《浴火成诗》的歌曲前奏声音响起,好像有点赶时间匆忙的节奏,在整晚就慢下来。不管现场观众,还是电视机手机电脑前的,都觉得放松了一些。

    而更因为全年最火的一对P,简直是从出发吧开播一直活到农历年除夕的今。终于出现表演他们的节目。

    一阵掌声响起。此刻舞台都好像特别布置,不再是有一堆乱哄哄的伴舞制造热闹的气氛,更没有特别绚烂的灯光晃眼。

    悠扬的笛声~

    整体色调淡蓝色,一片雨滴声好像砸在舞台上,听在所有观众耳里,温润心田的感觉。

    舞台左侧突然出现一架云梯。是真的云梯,螺旋般,装裹着云彩一般的雪白衬托。

    而黎若白一席红色的长裙,柔顺的长发在背后。坐在云梯顶端,慢慢出现在舞台,侧颜杀一般,手里拿着话筒。

    “啪啪啪啪啪啪啪~”

    只是这样的出场就值得再次响起掌声。

    当前奏结束,黎若白也拿起话筒,周围特别安静的氛围已经营造出来,以至于她甜美偏细的嗓音,都衬托得空灵。

    “人常涯地角步步有穷时。”

    “为何穷尽,抵不过这相思。”

    黎若白微微转头面向观众,明亮大眼睛带着浅浅的笑容,也呈现在大屏幕中。

    “霜融成字,花开写诗。惟我不善这言辞。”

    轻轻放下话筒,对着观众甜甜一笑,掌声再次响起的同时。

    一个男声也响起,先闻声,才见人。

    “谁送我寒冬落魄,春暖逢生时。”

    韩勠一席白衣走出,但是只是站在舞台右侧,和黎若白隔着舞台相望。刚刚的掌声没有停歇,重新给予出场的韩勠。

    “一次,便作废了生死。”

    韩勠随意转身面对观众。

    “飞鸿跨雪追日添白丝,痛戛然而止。”

    带着笑容看着观众:“爱是指尖生,悦的刺。”

    黎若白别过头发转身面对观众。

    “为我心心念念几个字,浅情人不知。”

    “赴不尽这扑火退羽,几成痴。”

    韩勠音调提高:“倘若唯唯诺诺在这弹指,怕枉费一世。”

    “不浴火,不成诗。”

    一段唱完,间奏响起。

    韩勠却突然笑着,朝着云梯走去。而黎若白也站起,从梯子朝下走,走到快下到舞台的时候,正好韩勠已经过来,伸手过去。

    黎若白也笑,手搭在他手中,被韩勠很绅士的接下来。

    “啪啪啪啪啪!!!!!”

    再次掌声响起,云梯也撤掉。

    一群古装纱质服饰的伴舞来到舞台后方,在两人背后优雅舞动。而韩勠和黎若白,也一起站在舞台中间,手牵着手。

    “人常涯地角,步步有穷时。为何穷尽,挨不过这相思。”

    黎若白看着韩勠:“霜融成字,花开写诗,惟我不善这言辞。”

    韩勠也看向黎若白:“谁送我寒冬落魄春暖逢生时,一次,便作废了生死。”

    两人一起看向观众:“飞鸿跨雪追日添白丝,痛戛然而止。爱是指尖生悦的刺。”

    黎若白:“为我心心念念几个字,浅情人不知,赴不尽这扑火退羽,几成痴。”

    韩勠:“倘若唯唯诺诺在这弹指,怕枉费一世。不浴火,不成诗。”

    黎若白的音调也突然提高,因为这是副歌最后的高峰部分。同时两人握着的手也松开,黎若白双手捧着话筒。

    “在这颠颠倒倒的乱世,浅情人不识。”

    “看不破这扑火退羽,几成痴。”

    韩勠同样也是:“沁于山川湖海燃于笔纸再写你一次。”

    “不浴火,不成诗。”

    “不浴火,怎成诗……”

    黎若白轻轻闭上眼睛,接这韩勠最后一句。

    “诗~啊啊~”

    双手捧着话筒,头微微上扬:“啊~啊啊~”

    似乎音越来越高:“啊~啊啊啊~~”

    韩勠反而微微低头和音:“啊~啊啊~”

    黎若白:“啊啊~~啊啊啊~~”

    韩勠声音越发下压:“啊啊~啊~”

    而场下一直都很安静的此刻,终于再次鼓掌,而且更加热烈。

    “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直到两人放下话筒,露出笑容面向观众微笑,手重新牵在一起,相视一笑的同时,音乐结束。

    “喔喔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后,两人行礼对着台下。这时候发生一个插曲。本来两人要退场,结果手牵着手,却是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瞬间都愣住了,随即韩勠才明白是自己走错,跟着忍着笑的黎若白赶紧往另一边走。自己也没忍住笑。

    “哈哈哈!!!”

    被场下都看到了,不过幸好的是,主持人已经上台的同时,镜头也随之跟随主持人,没有注意到他。

    可是刚刚的情况随着直播已经被全国观众都看到。下面观众都发出善意的笑声同时,很多艺人也都莞尔笑出来。

    “你真是……”

    回到后台放松下来,黎若白第一时间嗔怪笑着捶他一下。

    韩勠也尴尬笑着:“我都我紧张了。”

    黎若白白他一眼,呼出一口气坐在休息室看着电视机:“哇,就这样结束了。”

    韩勠也轻叹:“几分钟的舞台,我们却提前那么久准备然后彩排都好多次。”

    黎若白斜眼看他:“结果还是出错。”

    韩勠呵呵笑:“那不算。”

    黎若白没理会,随即开口:“我们要不要去前面坐着。”

    韩勠摊在沙发上:“不去了,等着最后全部结束再出去。反正也没多久。”

    黎若白不多,过去和他一起坐着,看着电视机的继续直播春晚。

    果然,没多久,又一个相声结束,然后是老艺术家的歌曲表演,主持人已经开始要跨年倒计时了。

    黎若白还有点紧张的握住韩勠的手,跟着一起轻声嘀咕:“10,9,8,7,6,5,4,,,1……喔喔喔!!!”

    转头突然用力抱住韩勠笑着:“新年喽!!!”

    韩勠失笑看着黎若白调皮活泼的样子,此刻电视机里也是显示着零点钟声还有各处的烟花。

    韩勠固定黎若白:“喂。新年意味什么?”

    黎若白笑容还留在脸上,下意识询问:“意味什么?”

    韩勠手指戳戳她脸颊:“意味你又大了一岁,6了,花旦的字在和你挥手永别。”

    黎若白瞬间脸色撂下,拍开韩勠的手大眼睛看着他。

    韩勠也只是笑,不过随后的节目,基本没几个了。居然还有梁粉的一个品,不过是多人品,她是其中一个。

    再之后,热闹的气氛,到了尾声。

    一曲《欢乐今宵》给018春晚画上完美句号。

    整次春晚,至此结束。

    “辛苦了。辛苦……”

    “再见了。”

    结果真没需要告别的,好几个已经提前表演完就走了。

    只剩下梁粉还熟悉。聊了几句,互相到别,同节目组也一声。还客气给发个红包。没多少,就是意思一下。

    毕竟春晚请艺人从来不需要花钱的。

    “那咱们也走吧?”

    黎若白示意韩勠,韩勠恩了一声:“去我那。”

    黎若白下意识看看周围,韩勠不耐拽着她:“过年啊。狗仔队也要回家吃饺子的。这时候还盯着你,多不长心?”

    黎若白笑,跟着韩勠手牵手一起上了保姆车,在除夕的此刻,同韩勠一起回到了他租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