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能成神(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三百二十章 梦中的告白
    “呼~”

    巨龙又跑了,如果这不是梦,那只龙一定是个受。

    总来骚扰,打不过就跑,真丢龙脸。

    两人重新坐下,都呼出一口气。

    “你刚刚什么?”

    凌凌七看着柏海,柏海一愣:“我……”

    凌凌七开口:“你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歪头笑着:“明你自己也明白总被我救很丢脸是吧?”

    柏海轻咳一声:“我不怕龙,我只怕火。”

    凌凌七看着他半响,轻叹一声:“怎样都好了。如今你能自救,我也可以离开了。”

    柏海下意识看着她:“离开?去哪?”

    凌凌七出神看着柏海,面对他质问却又炙热的目光,偏头摆弄脚下的草地。

    “这是你的梦,我不该进来的。”

    柏海一顿,笑着开口:“总算是承认了?”

    凌凌七笑了笑,没话。

    柏海追问:“那你既然能来,为什么要刻意走?”

    皱眉看着她:“我想起来了。你之前早就来了,可是却没打招呼。直到巨龙来了你才救我。”

    凌凌七沉默许久,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既然和我争论这是你的梦,那你该知道这是梦境吧?不是真实的。”

    “额……”

    柏海沉吟片刻:“其实我还是不信你的。只是顺着你之前提到的关于梦境才往下。我是真实存在在这里的王子,不知道什么梦境不梦境的。何况我叫杰克苏……”

    “那你没发现吗?”

    凌凌七打断他:“你看你穿着的就是古老的城堡里王子的服装,而我只是穿着一件普通的现代睡衣。”

    柏海打量她,又看看自己:“这我倒是没注意。”

    询问凌凌七:“那你为什么不穿正常的衣服?睡衣不是这样的。”

    凌凌七叹息揉着额头,无奈摆手:“算了算了。你自己做梦吧,总之以后……”

    “你为什么要走?”

    柏海下意识拽着她的手。

    凌凌七转头:“我为什么不走?”

    柏海语气一滞,看着周围:“因为……因为巨龙还没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回来。”

    “我还能护着你一辈子?!”

    凌凌七看着他。

    柏海理直气壮:“为什么不能?!城堡是我的,我了算。以后你就住进来……”

    凌凌七失笑:“王子也可以这么不要脸吗?随随便便就叫女孩进城堡住?”

    柏海皱眉:“怎么不要脸?你住你的我住我的,又不是一个房间。”

    狐疑打量凌凌七:“是谁想多了咱俩?”

    凌凌七抱肩看着他:“其实你就是想找一个保镖对吧?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给你当保镖?”

    柏海点头:“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国度虽然我是王子,可是你的能力好像更强大。”

    凌凌七深吸口气,不耐摆手:“总之我就是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啊。”

    凌凌七转身就走的时候,突然被人在后面抱住,结实的双臂将她环绕,温暖的胸膛贴着她的背。

    “别走。”

    “我不想你走。”

    凌凌七自己好像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砰。

    脑子有点懵,暗想我这是被告白了吗?

    结果下一句,让她心漏掉一拍。

    “我喜欢你。”

    “我想你留下陪我。”

    凌凌七眼睛睁大,被一双手扶着肩膀慢慢转过身。

    柏海高大的身影,帅气的脸,还有诚恳的语气。

    最关键的是,那份炙热的眼神,再也不用想她保护自己当借口。

    “你……”

    凌凌七讷讷看着柏海,似乎有些不敢对视他的目光。

    “你……这算什么。”

    微微挣脱开,凌凌七故作平静别过头发偏头摩挲手肘:“印象中我们也没见过几面,况且每一次好像都没有什么比较暧昧的互动。”

    好像觉得越来越合理越来越顺口,凌凌七可以直视柏海目光:“你直接就告白一点铺垫都没有,不觉得很随便吗?”

    柏海一愣,平静看着凌凌七,嘴角翘起:“印象中我从城堡醒来是被你亲醒的。并且之后你无数次挑逗我,挑起我下巴要索吻。”

    “咳咳~”

    凌凌七记起来了,如果不是现实中知道这是梦还盗入别人的梦还是盗入柏海的梦,她其实不会忘的。或许还会继续调戏的。

    以至于此刻借着咳嗽缓解尴尬还是觉得无话可,无可辩解。

    “那……那都是……开玩笑的。”

    凌凌七嘀咕开口,却再次被轻轻抱着。

    “可我不是。”

    声音从头顶传来,虽然凌凌七个子也不矮,但柏海更高,近一米九,还是黄金比例。

    呸呸。

    凌凌七挣扎出来暗骂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些。

    “我不是开玩笑。”

    柏海看着凌凌七:“记得你曾经过,反正是梦,放得开一些。现在我放开了,你怎么反而……”

    凌凌七尴尬抱怨:“那是一回事吗?!”

    看着柏海,凌凌七轻叹:“先不别的,这只是梦。在梦里谈恋爱太吊诡了吧?”

    柏海一顿,平静开口:“假设这真的是个梦,现实中你认识很多人,大多数擦肩而过,真实又有什么用?而即便此刻是梦,感觉是真的不就好了?”

    凌凌七辩解:“为什么不能在现实中找这种感觉?”

    瞪眼看着柏海:“我长得很难看吗?我找不到男朋友?非得在梦里……”

    只是看着柏海此刻的颜值和身材,还有气质,尤其是目光,话有点不下去了。

    许久之后烦躁摆手走到一边:“不行不行!”

    柏海好奇:“记得听你语气,好像你先认识的是现实中的我。”

    凌凌七语气一滞,失笑看着柏海:“我你到底是记得还是不记得啊?问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结果一犟嘴的时候我的话你又都记起来了。”

    柏海笑着走过去:“明我在意你。”

    “站住!”

    凌凌七突然板脸叫着。

    柏海疑惑站定,凌凌七指着地面:“就站那,先别过来!”

    咬着嘴唇,凌凌七开口:“给我个理由。什么喜欢什么我先挑逗这些都不能服我。”

    然而表面淡定,内心凌凌七很崩溃:“我这是在什么啊?我居然在梦里和一个splay要一个追我的理由!?”

    柏海沉默片刻,仔细想了想,笑容满面:“因为这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啊!”

    啊不是尾声词,而是被东西砸到发出的声音。

    一块石头,很准确砸面门上了。

    柏海捂着头坐在地上,随即抱怨叫着:“我的是实话!!从我存在至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进入我的梦里!从来没有!你是第一个!!我敢保证你也是唯一一个!!就这么多你看着办吧!!”

    凌凌七又捡起一块石头颠着,惊讶看着柏海,突然笑了:“你还有理了。”

    ————

    “铃铃铃~”

    窗外已经太阳高照。闹钟响起,7点了。

    凌凌七呼出一口气,闭眼皱眉一只手按掉闹钟躺着。

    半响突然睁眼,看着花板。

    许久之后,轻轻咬着嘴唇,弯起的弧度还有眼中的笑意,都呈现。

    只是,有点复杂。

    “七七。”

    敲门声响起,凌凌七坐起:“哎!妈。”

    门推开,凌凌七母亲进来:“早饭做好了,不是要上班吗?昨晚都没吃饭。”

    “知道了。”

    凌凌七起身笑着答应,凌凌七母亲一顿,打量凌凌七:“心情好多了?”

    凌凌七疑惑:“心情?”

    凌凌七轻叹上前揽着凌凌七:“昨晚我和你爸都知道,虽然第一上班累,但看你心情,不是让老板了,就是做错事了。回来脸都沉着,饭也不迟。”

    凌凌七下意识摸摸脸颊:“我有吗?”

    随即笑着推着母亲出去:“没有吧。都很好,放心吧。我去洗脸刷牙。”

    凌凌七母亲也笑:“那你快点。上班别迟到。”

    门关上,凌凌七话语传来:“知道了。”

    ————

    “嗯嗯嗯~嗯嗯嗯~”

    上午,花店。

    凌凌七哼着歌干着活,店长眯着眼睛抱肩看着她,突然开口:“凌凌七。”

    “哎~”

    答应的这个脆生,转身笑着过去:“店长,有事吗?”

    店长恩了一声:“过几总裁要来巡视各家门店,你要确保门店卫生随时清洁。”

    “哇~”

    周围的几个员工都惊叹,确保门店卫生就算了,一个销售新人做也算是可以。但加上个随时,那简直是没头了,一到晚都要保持。尤其很多店员都知道这位新员工一开始是要报考花艺师的,而且本身就是花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

    居然来干销售也就算了,被分配打扫卫生。明显得罪了店长。

    凌凌七一愣,笑着点头:“好的店长,我知道了。”

    完哼着歌又过去拿起卫生工具开始准备清理,而偏偏此刻才是早上而已。

    周围本以为凌凌七会抱怨,哪怕不敢也会情绪失落。

    没想到居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还很开心的模样。

    就连店长都皱眉看着她,半响嘀咕一句装模作样。

    唯独凌凌七根本没意识到,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手腕,早上居然把手镯戴在手上就来上班了。

    下意识将袖子抻长挡住手腕,却听到一旁电视的声音。

    “我们花加花艺的宗旨,就是以情感为核心。”

    凌凌七回头,电视里播放的是花加花艺总裁柏海放在每个门店里的宣传片。

    每都会循环播放。

    可是此刻看在凌凌七的眼里,意味好像变得不同了。

    凌凌七习惯性的轻轻咬着嘴唇,看着柏海在电视里侃侃而谈,温和的语气,温柔的目光,帅气的脸……

    不由的,和梦中的杰克苏王子,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