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885回
    宝宝们三个月了,会翻身,会趴着动来拱去。

    几位长辈常在婴儿房逗宝宝们玩,外边天气好的话,要么推着车车到外边散步;要么把他们抱到走廊,在地面铺上垫子,长辈们各坐一边守着。

    一边织着小毛衣,一边聊天。

    而今天,罗青羽没课,在家看孩子,公婆和干爸干妈上山钓鱼去了。

    干爸是野钓爱好者,日常喜欢伺弄花草和鱼鸟。蜂箱是罗爸在打理,可他和谷宁进城看孙子去了,便由农爸看顾一二。

    阿年和小璎子回魔都时,还让他带走几瓶蜂蜜送给家人。

    崔老退休至今,仍不定时地有人找他,有人为表诚意特意上山探望;若是常识性的问题,直接用电话或视频沟通。

    除此之外,大部分时间还是蛮悠闲的。

    啊,岔远了,回到眼前,阿珍和她丈夫黄东拎着礼物到访。罗青羽正和孩子们在走廊玩,让两位保姆把矮茶几什么的抬出来,直接在这里招呼夫妻俩。

    “都不是什么贵重礼物,一些冬虫夏草和猴头菇什么的,你别介意。”小两口不好意思地把礼物交给罗青羽。

    其实,阿珍老早便在朋友圈看到阿青生娃的消息,本想即刻来一趟的。可上门作客,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夫妻俩为了送礼一事伤透脑筋。

    阿青家境富裕,生孩子这么大的事肯定什么都不缺。

    本来,黄东欲委托朋友去香江探亲时顺便买几罐奶粉回来,却又担心阿青家嫌弃,不信他们这些人买得起好奶粉。

    就算不嫌弃,又怕买到的奶粉不合婴儿的口味。

    到时阿青扔不是,留着自己喝心里也膈应,以为质量有问题。

    两人纠结了好久,暑假都过了,公婆带着孩子们回老家了。最后,他俩决定听公婆的,到正规店买些冬虫夏草什么的送给大人吃。

    至于婴儿,他们买了三个银手镯。

    “不用这么破费,直接送点尿不湿就好了,水果都不用买。”看到他们还带来一篮子水果,罗青羽是哭笑不得,“我家山里大把,比外边的甜多了,回头你们带一箱回去。”

    “啊?”阿珍两口子面面相觑。

    “啊什么啊?”罗青羽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直言道,“咱俩什么关系?我还跟你外道不成?喏,吃个橘子,看看它和外边橘子有什么区别。”

    言毕,把茶几上的水果盘推到他们面前,还有几款精致茶点。

    一切请自便,她先把礼物拿到储物室收起来。

    话说,阿珍的顾虑是对的,如果他们买奶粉过来,她还真不放心给孩子吃。并非瞧不起,而是孩子们的吃穿用度全部来自农氏和自己家人造的,习惯了。

    冬早夏草、人参之类,农氏都有,品质比外边的好多了。

    与其让阿珍破费,买回一堆她不大感冒的东西,不如送点实际的。尿不湿或者小衣服就挺好,在正规店或超市买。

    这些都是消耗品,婴孩大得快,眨眼就用完了。

    阿青的态度,阿珍不觉得有什么。她和对方相处过,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倒是她丈夫黄东有点尴尬,凑近一点低声说:

    “我就说不用送这些,只送镯子就好,你们偏不听。”

    这个你们,是指阿珍和他的爹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做多错多,不做不错。送礼也一样,送的东西多了总有一样不合心意。

    不如直接送最值钱的,聊表心意即可。

    “不要在乎她说什么,她就这样,知道我们穷不想让我们花钱。”阿珍心大,拿起橘子掰开尝了尝,接着眼睛一亮,往他嘴里塞一瓣,“甜不甜?”

    在别人家作客,如此亲昵的举止使黄东略尴尬。

    还好,只有两位保姆在,她俩正盯着宝宝们,不让爬到外边去,没工夫留意他们这边。

    清香,清甜,像记忆中的味道。

    隐约记得,儿时吃的水果果香味浓郁。如今的水果要么索性不甜,要么甜腻甜腻的,总感觉缺点什么。

    “确实比咱们家的好吃。”黄东不得不承认,心疼地瞅瞅果篮,“没想到,咱花这么多钱买的水果,在人家这里倒成了‘鸡肋’……”

    吃吧,不好吃;扔吧,舍不得,难怪主人家方才一脸的无奈。

    “可惜爸妈和儿子他们回去了,吃不着。”阿珍一脸惋惜,遇到好东西,首先想到孩子们和老人,“要不这样,咱们把水果装箱给他们寄回去。”

    黄东斜睨媳妇,“你还真打算吃不完兜着走?人家那是客套话。”

    矜持啊老婆,给他留点面子,人穷志不短。

    “她给,我就拿。”阿珍笑嘻嘻道。

    夫妻俩正聊着,罗青羽提着一个精美的环保纸袋出来了,里边是给他们的回礼。

    “这些玉坠、玉镯是我之前订帘子的时候,一时冲动订回来的,索性给你们孩子戴着玩吧。”罗青羽从里边拎出几个大小不一的盒子,打开盒盖让他们看看。

    不仅有玉,还有适合男士佩戴的木珠手链。

    “这条是檀木珠手链,我干爸有点藏物控。以前出差或者旅游,看见喜欢便随手买回来了。”

    关键是,买回来的大部分他不戴。只从中挑出最喜欢的,剩下的推给妻子叶乔,让她处理。

    扔是不可能扔的,叶乔把它们整理好,留着送人。

    罗青羽见黄东的手腕空空的,便打电话问过干爸干妈,他俩让她随便拿。干爸还特别强调,那些手链都是他亲自拿给大师们开过光的。

    不开光的,他不会拿回来,在路上把玩两天就扔了。

    “我干爸比较强调仪式感,他说,没有经过仪式洗礼的物件,那就是一件死物,没什么价值。”罗青羽对夫妻俩说,“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别嫌弃。”

    檀木手链开过光,玉坠、玉镯可没有。小两口若介意,可以自己找人开光。

    阿珍夫妇哪敢介意?根本不敢收,这些回礼比他们的贵重多了好吗?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不敢收,那我怎么敢收你们的礼物?”罗青羽半开玩笑道,“快拿着,除了我干爸的手链有些珍贵,其余的都是小物件。”

    黄东的寿命比阿珍的短,送手链纯粹是给他的一个祝福。

    区区一檀木手链,即便开过光,也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寿数,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