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县令的悠哉生活 > 第五百零四章 武楼扫地僧

第五百零四章 武楼扫地僧

    孟千秋似乎并没有想到对方会这般的硬气,她稍微的顿了顿,随后轻轻的笑了起来,“只要云龙三折不出,这两门轻功在这个天地之间也算得上无敌的存在了,好,虽然有些吃亏,但我也和你换了!”

    这两门轻功对于孟千秋来说,其价值的确是超越了蜀山那两门功法,但对于拥有北斗流图的楚门来说,价值自然便是不如了!

    所以能用这两门轻功换武楼中两门功法,楚门自然是甘愿的。

    就算是只换一门,他内心都高兴不已。

    稍微的沉吟了片刻,他继续说道,“第三个交易便是,关于先前孟掌门所说的三十三煞,我可以为你清除,但是我要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内,我希望孟掌门不给我派任何任务,让我可以安心的练武。”

    孟千秋的盯着楚门,他问道:“你是想用一年的时间去突破到八等巅峰?”

    楚门点了点头,并没有掩饰。

    孟千秋笑了笑,说道:“好,我们交易的时间有两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如果你能突破,那对于我蜀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的确,我也需要那么一年,来感悟你体内的那点白药仙的真气。”

    楚门听言,直接是从怀中掏出两本秘籍来,朝着孟千秋扔了过去。

    孟千秋伸手接过,往秘籍上面瞥了瞥,正是阴风鬼影和八步赶禅。

    将两本秘籍放置一旁,孟千秋说道:“我会传出命令让武楼中人让你随意选走两门功法,你找个时间前去即可。”

    楚门点头,交易完成,他当即是选择告辞离开。

    对于这场交易,如果是近段时间来说,他的确是赚了,武楼中即使随意拿出两门功法,对于他当前的实力都会有很大的提升,而孟千秋对于真气巨相的领悟,将让他对于真气巨相的领悟有莫大的帮助。

    而他交易出去的阴风鬼影和八步赶禅,这两门轻功他已经是牢记在脑海之中,而且他还有着北斗流图在,这对他来说,并不能算是损失了什么。

    唯一说损失的便是白药仙留在他体内关于往生经第六层万物生长的真气,没有了它,对于往生经的修炼的确是会有些麻烦,但是也局限于此了。

    不过楚门也不是没有时间,孟千秋不可能一次便是将这真气全部吸走,他还是有些机会的。

    除此之外,便是这真气可以拯救他一次性命,现在真气将全数被孟千秋吸走,这一次机会自然便是没了。

    这也是一个不大的损失,但是他要下了这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内,他要尽可能让自己的实力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

    出了大殿,楚门的目光稍微的顿了顿。

    在大殿外,有一人正在此等待着。

    这一人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还和他交过战的雷鹤。

    看见楚门出来,雷鹤便是带着笑意迎了上去。

    “九长老。”

    楚门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前者到底是为何在此等他,但他还是带着一丝敬意的道:“七长老。”

    雷鹤脸上带着一丝歉意的一拱手,说道:“雷鹤恳求九长老原谅!”

    楚门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

    这老者除却对长老和九等有着强烈的执著以外,倒也是一位敞亮之人。

    楚门道:“七长老大可不必如此,这一切,七长老可并未做错什么。”

    雷鹤道:“可是老朽终究还是让九长老陷入了险境,让那有心之人有了可乘之机,如果不是掌门,九长老的性命只怕”

    这位老者顿了顿,继续道;“不管如何,老朽还是该道歉的。”

    楚门笑笑,很是随意的道,“居于江湖之中,谁不是将脑袋都别在腰间呢,死亡终究是会到来的,而我们所求,不过是一个善终罢了,想杀我之人,不论如何都是要杀我,如果他一直藏匿在暗处,那么我的生命将一直处在危机之中,要是没有和雷鹤前辈的战斗,只怕晚辈不知在哪日便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杀害了,现在能将他引出来,晚辈感谢前辈还来不及呢。”

    雷鹤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位戴着面具看起来极为凶狠之人,目光中不由生起了一丝欣赏之色。

    “哈哈。”雷鹤摸着白色的胡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朽可真是白活了近百年啊,在对于死亡这件事情上,还没有你这小辈看得开。”

    “罢了,罢了,不过虽然九长老你这般说,但是该有的赔偿还是该有的。”

    雷鹤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来,说道:“老朽这一辈子皆是生活在蜀山,在修为没有寸进之时,也是做了诸多的任务,这几十年来虽然在武楼中兑换了不少,但是也留下不少的贡献点来。”

    “老朽这辈子修为便到此了,余生有可能的话,便去追求那真气巨相的奥妙,所以这些贡献点对我来说已经是没有用的。”

    说到这里,雷鹤将令牌递了过去,“虽然里面的贡献点不够达到武楼最上面一层,但是在其他层兑换一本武功还是可以的,现在便是将其交给九长老你,就算是老朽的道歉了。”

    “先前和你交战,也是知晓了你身上的一些短处,所以老朽想,你应该是很需要它的!”

    看着这枚令牌,楚门的内心的确是有些心动。

    虽然孟千秋答应他随意选走最高层的两门功法,但是能多拿走一样,对他也是极好的,而且对于武楼中的那些功法秘籍什么的,他也很想看看。

    看着楚门此态,雷鹤笑着继续道,“武楼前的那位扫地僧与我相熟,如果是其他人进行这贡献点的交接,他必定是不同意的,但他却是看老朽几分薄面,所以九长老放心前去便是!”

    楚门也不拒接,他接过令牌,抱拳道谢,“既然如此,晚辈便谢过前辈了!”

    雷鹤笑着说道:“别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不过才突破九等而已,而未来用不了几年,只怕你也是突破九等了,到时咋们修为相当,便又是同辈,所以你不用那么恭敬!”

    楚门笑笑,恭敬称是。

    雷鹤又道:“才突破九等,我也要去巩固一番,而且还要准备半个月后的一场大战,所以便先行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