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县令的悠哉生活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第四百九十九章

    初夏的早晨,暮暮薄雾升腾间,天底下的一切都稍微沉浸在这片静谧之中。

    但是在蜀山的演武场上,雾气已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嘈杂的人群和和震耳欲聋的吆喝之声,他们让这个演武场比之这个夏季还热上三分。

    而满山遍野的人吆喝的对象,便是那处于正中的演武场。

    真气在纵横,演武场在此时已经是被一个白色的真气屏障所遮掩。

    屏障很清晰,也让蜀山的弟子能看清演武场上的一切。

    演武场上,两个人影相对而立。

    其中戴着面具的白发少年斜持一把白色的的长刀,悬立在空中三尺之上。

    而在另外的一方,白发老者站立在地上,真气肆意下,一点点白色的真气正在从他的身体内溢出。

    演武场那白色的真气屏障显然便是此位老者所设。

    而这也并非是寻常的真气屏障,楚门能感觉得到,屏障上带着极为庞大的

    对立而站的两人并没有诸多的言语,他们的对话只有在空气中激荡的真气。

    缓缓的呼出一口浊气,楚门先出了手。

    一道道真气纵横在月下逢的刀尖,楚门微微用力,朝着前方一挥,一道刀芒直接是朝着雷鹤击去。

    这一招只是寻常的试探,雷鹤只是轻轻的一弹指,一个拇指般大笑的真气团便是激射而出。

    真气团瞬间和刀芒相撞,而真气团庞大的力量直接是将刀芒碎成两半,随后朝着楚门的面部而来。

    看着这个真气团,楚门的面色凝重起来。

    这一招虽然他并未用处全力,也用了他八成的真气,但却是被对方这般轻描淡写的击碎,而且还有余力朝着自己击来,那这位老者的实力,该是多么的恐怖。

    面具下,楚门的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对于这位老者,果然是不能小看。

    赤金盾遮挡在前,真气团落在其上,瞬间便是化为星点消匿与空气之中。

    而就在楚门施展赤金盾挡住真气团的时间里,雷鹤已然是有了动作。

    他双手合掌于胸前,一道道真气自他的丹田疯狂爆发,他的一身白色长袍暴涨,里面充斥着无限的真气,终于在某一刻,白色长袍再也挡不住那真气的鼓动,于这一刻轰然破碎。

    老者那副上半部分身体显露了出来。

    但此时他的身体并非苍老,而是如时间锻炼之人一般健壮。

    同时在他的身上,开始有着一道道红色的气体蔓延而出,逐渐的将他的身体包裹。

    “血色浮屠身。”

    一位资历颇为深的弟子当即是喊道。

    “血誓浮屠身?师兄,这种功法为何我在传功房中未曾见过。”一名弟子不解的道。

    这位资历深的弟子嗤笑道:“哼,这种功法奇妙无比,十分强大又怎么可能放在传功房内,它乃是放置在武楼中的功法。”

    “武楼中的功法?那应该要很多的贡献点吧?”

    “雷前辈在蜀山将近六十年,他有很多的时间去获得贡献点,这武楼中的绝世功法只要他想,便几乎都可获得。”

    资历深的弟子答道。

    “原来如此。”

    这名弟子点头答道。

    两人的谈话楚门自然是不知晓,但是看着前者这变得血红的躯体,看着四周那激荡的血气,他多少也能感受到这门功法的强大。

    楚门的面色更加的凝重起来。

    在这一刻,他也不再有所保留。

    不死达摩真经疯狂运转,身后那金色的佛陀瞬间浮现。

    佛陀低垂脑袋,双手合掌于胸前,不死达摩真经带给他的除了金钟罩外,第二便是这由真气浮现的佛陀。

    楚门依照这门功法,给它取的名字正是不死达摩。

    而不死达摩的功效有二,其一,自然是增加楚门的防御力,有这不死达摩在,楚门将不会用那么刻意的顾及身后和上空。

    其二,不死达摩出现会极小限度的增加楚门的实力,让他的真气稍微的强大些许。

    并不会增加很多,但也是让楚门的实力有了一定程度的增强。

    八等上增强一点,这已经是很多了。

    在第一次来蜀山之时,他便是依靠这一点的增强,才是能和九等强者杜八过上几招。

    要是没有这一点的增强,在那时杜八施展第二招时,楚门便是已经失败了。

    毕竟所谓的叠剑,可不是那么轻松就能躲开的。

    不死达摩展现,楚门也没有再闲着,他再次选择先行出手。

    月下逢一展,一道磅礴的刀气溢出,北斗流图施展,只是眨眼之间,楚门便是来到了雷鹤的面前。

    “这是什么速度?”

    观战弟子们震惊的道。

    屋顶的蝥狗几人也是稍显疑惑。

    “这种速度,九长老的这门轻功必定不会是什么是普通的轻功。”

    霸虎脸上的疑惑之后,却又是露出了一丝可查的笑意来。

    “哈哈,终于是有些明白掌门为何会让他当这个九长老了。”

    蝥狗听霸虎这般说,疑惑的问道:“老大,你知道他所施展的轻功是什么了?”

    霸虎淡淡的一笑,说道:“应该不会错吧。”

    “好快的速度。”

    除却外面的弟子震惊外,雷鹤的脸上也是展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北斗流图,果然强大。”

    “不过为了应付你这种轻功卓越之人,老夫可是准备了很多的方法啊。”

    雷鹤说罢,自他的体表外当是溢出一阵浓郁的血色真气来。

    血色真气带着一股浓厚的杀意,瞬间扑在楚门的面目。

    楚门赶紧后退,因为这庞大的杀意之下,在这般近的距离,即使只有一瞬间的分神,都可能让他失败。

    血色真气一展,瞬间便是收回。

    雷鹤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速度快又如何,要想让他失败,都必须将他击倒。

    而你都不能近身,又如何能将他击倒。

    倒退在外的楚门悬浮在空中,背后却又是莫名的感觉到一股疼痛之感。

    他转头,赫然是发现先前雷鹤展露在外的白色真气正在缓缓的朝着中心收拢。

    随着白色真气的收拢,楚门只好朝着中心位置的雷鹤而去。

    这个老头,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