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排队道歉
    正文

    “英国公一切都是小儿的错……”

    “这话不对吧,当初我就是说了一句你给陛下呈上的堤坝计算方案不妥.”

    英国公一脸费解,虽然对工部侍郎登门道歉挺满意的,但是真相不是因为工部侍郎的公子.

    “你先等一等,我把事情经过捋清楚了,我是看不出你奏折有问题,但是我有熙儿啊,熙儿在书房教我……咳咳,顺嘴说过水利工程什么的,你写的同熙儿说得完全不一样.”

    英国公眸子得意明亮,显摆说道:“我自然更相信才华惊天下的熙儿,这才同你多说几句,让你把奏折改一改,你恼羞成怒,嘲讽我……我才动手打了你们.”

    “然后就是你们一群人一起上,若是按我以前的脾气,几下子就把你们都打趴下了.”

    “嘴皮子比不过你们,难道拳头还不如你们硬?其实你们老胳膊老腿的,着实经不住我一拳,不过是看在熙儿面上,给你们留一分的体面,我没下狠手罢了.”

    “当面较量我都不会输,又岂会拿砖头偷袭你儿子?”

    “你不信我,这才闹到了陛下面前,你列出我的罪状,说我不懂装懂非议朝政,说我仗势欺人殴打朝廷命官,还说我偷袭砸伤你小儿子的脑袋……然后就是你女儿去找皇上做主,她昏厥后,太医诊脉说她有喜坏了龙种.”

    英国公坦荡说道:“你小儿子就是倒霉被人砸破脑袋,他没有招惹我啊,何况我连自己儿子都没心思教,我去管教你儿子?”

    工部侍郎:“……”

    原来英国公说话也很扎心,真实往往更让人无地自容.

    “皇上罚你是因为你算错了,我根本说不上话,何况我家熙儿说政见不合就少些来往,你不去求你怀了龙种的女儿,苦苦哀求我有用?”

    “还是你认为哀求我,我就让熙儿帮你说情?”

    英国公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有那么傻吗?”

    工部侍郎:“……”

    顾熙站在客厅门口,焦急的神色渐渐消散,顾嘉瑶小声说道:“谁说祖父不会讲道理?以前没人给他说话的机会罢了.”

    “脾气还是太火爆,容易被引导刺激,最后有道理也成了理亏的人.”

    顾熙声音很轻:“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不用嘴这话我一直是不赞同的,话语诛心,拳脚无眼伤人性命.”

    他见过太多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就打架致死人的犯人.

    等到冷静下来,他们面对刑法的量刑大多泣不成声,悔不当初.

    “人生不是游戏,不能存档,也不能掉头重来.”

    顾熙如今能做的是给英国公提供说话的机会.

    规劝他尽量少动拳头.

    目前看,成果喜人.

    “熙儿?”

    英国公耳聪目明,听到门口有声音,起身走到房门口.

    顾熙撩开门帘,正好撞上英国公,“父亲.”

    英国公咧嘴笑了,顾熙眼眸幽深,他立刻不敢笑了:

    “熙儿快想想办法吧,这都是第几个上门道歉的重臣文人了?”

    “……”

    “一个两个,我还觉得挺有趣的,可是天天都有上门道歉,在我耳边嗡嗡嗡,我走又走不了,留下又听不懂,熙儿啊,我快被道歉的人逼成魔怔了.”

    英国公一脸的苦涩,不舒服扯了扯紧扣的衣领.

    国公朝服看起来好看华丽,凸显尊贵身份.

    穿在身上却是又厚又重,英国公胳膊都伸展不开.

    上门来的官员都是重臣,英国公再无视规矩,也不能穿戴随便,或是穿着布褂见客.

    “我不是熙儿,你就算裹个麻袋片,他们都说你潇洒飘逸.”

    英国公无比羡慕顾熙此时穿着单薄宽松的衣衫.

    “以前我总是盼着有人登门,如今我觉得总是有人登门也很烦.”

    英国公摘掉头上的国公官帽,解开扣子:

    “里面的人交给你了,以后再有道歉的人别叫我了,横竖他们都是冲着熙儿的面子.”

    “祖父不是一直盼着他们跪在您面前,承认错了,承认不该嘲讽您?”

    顾嘉瑶手急眼快接下英国公的官帽,手臂一沉,难怪祖父不愿意多带,官帽很有分量.

    “他们承认我儿子厉害就成,道不道歉的……我可不在呼,而且他们道歉也都是扯东扯西的,我都听不明白.”

    英国公拽住顾嘉瑶,“我是爱听他们称赞熙儿,想着炫耀我养出的好儿子,可是他们说得太含蓄……还不如听我的老兄弟们的话舒心.”

    “瑶瑶啊,你爹说要低调是对的,最近都老兄弟上门了.”

    英国公叹息:“他们不同我玩,每次我去找他们都会躲出去,死活不见我,其实我也没说什么,不就是夸了夸熙儿?”

    “熙儿样样出色,还不让我夸了?”

    “他们有能耐也可以夸自己的儿子嘛.”

    “更过分得是上次我去泰安侯府,只说了一句最近很多重臣排队来向我道歉,他连酒都没让我,抄起扫帚……”

    “把您扫地出门?”

    “他敢?!”

    英国公笑嘻嘻,“他去教训他儿孙去了,我同你说,他那几个儿子哭得老惨了.”

    得意的点在哪?

    顾嘉瑶完全领略不到啊.

    不过,顾嘉瑶陪着英国公离开客厅.

    “我现在只要出门去老兄弟们常去的酒楼茶肆,他们能走就走,着实走不开,他们就堵上耳朵.”

    英国公笑道:“我从未这么风光过,一切都是熙儿带给我的.,我得对熙儿更好.”

    “我们来厨房做甚?”

    顾嘉瑶看到跪地请安的厨子.

    “我有几道拿手菜,做给熙儿尝尝,你几个叔叔都吃腻了.”

    顾大管家等人一脸一言难尽,顾嘉瑶感到了他们被黑暗料理支配的恐惧.

    “我爹喜欢吃清淡的饭菜.”

    “不是让你爹喜欢,而是让熙儿明白我的心意,其余儿子有的,熙儿必须有.”

    英国公大步跨进厨房,熟练生火炒菜.

    顾大管家凑到顾嘉瑶面前:

    “国公爷做的菜吃不死人,在灾荒时,很多人都抢着吃,因此他很自信自夸,不打仗,他会成为一代名厨,把酒楼开遍天下,一会儿让世子多夸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