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九重华锦 > 第669章 问一个谁主沉浮(2更)
    “这和古卷有什么关系?”怎么又蹦出个龙族。

    尊主,您别急啊!

    残魂难当,容她慢慢道来啊,这千头万绪的,要怎么跟她掰扯清楚?

    “看过古卷,就知道五宗的由来,而有关龙族的传闻,就来源于尊主,尊主本不属于这个世道,来自异世,机缘巧合来到这里并创立了五宗,关于龙族,有传闻说尊主就是龙族中人,毕竟,有关龙族的传闻,好似也是尊主到来之后才有的。”

    具体真相如何,恐怕只有尊主大人自己知道了。

    “那龙族是龙还是人”林霜语变身好奇宝宝,她这么问,是因为昨夜那一声叹息,分明是人的声音,但是,她又想不出这里还能有谁

    这想法,确实有些奇怪。

    “这”咱也不知道啊,她要知道这么多,当年也不用那么费劲巴拉去查五宗之事了。

    林霜语大概听出对方不知也不纠结,“你昨日阻挡我破阵,就是因为这里有真龙之息,怕阵生变是吗?”

    “是!”她是一片好心。

    “据你所知,能布这卧龙阵的人多不多?”其实,林霜语心里隐隐有答案了。

    果不其然,听的一声轻叹,林霜语听到择天城三个字。

    “卧龙阵是古阵除了择天城没人能布。”

    “风水宗也不行?”虽然她的答案是她心里的答案,但是还是要弄清楚。

    风水宗擅长的东西就是这些,难道还布不出这么一个古阵吗?

    “一般的卧龙阵,风水宗自然可以,但是眼前这个风水宗也不行,就算有人在阵途有此造化,也不可能是风水宗的人,因为这阵镇压的是龙息!便是玄城城主,也承受不住龙息反噬!”

    说话间,轻轻叹了一口气。

    “择天城的人就能承受的住?不受阵法反噬?”这择天城,还真是逆天了。

    林霜语面容清冷,半眯着眼打量这山顶四周,薄雾缭绕,若非之前被阵气所困,谁能想到,有人会把阵布在这里,而且对面猕猴城四周地势平坦,没有高峰,而龙脉之象,只有站在这等高度才能窥探全貌。

    也就是说,当初布阵的人,不光是阵法上精通,武功也非常高。

    “并非所有择天城的人都可以,但是择天城有人能逃脱阵气反噬,可人算不如天算,这阵中有真龙之息恐怕就不好说了,你看前方,原本,这卧龙阵是压制龙息的,感受一下这里的阵气,起码是上千年之久了,却没能将龙息给化解,反而生了帝龙之象,择天城布置这卧龙阵的用意是要这天下再无龙息,他们便可操控一切,想让谁当天下之主都可以,所以才有择天圣女,现在看来,布阵之人该是许久没来过了,所以并未看到这阵生了变化。”

    锁梦珠内声音轻缓,来了几分嘲意。

    四周寂静,这声音就显得格外空灵。

    “天命难算尽,谁也别妄图主宰这大千世界,可有些人,却总是冥顽不灵”林霜语的语气带了几分戾气由不自知。

    但她手心的锁梦珠却微微抖动了几下。

    虽然没有觉醒,虽然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可从声音就能让人生出畏惧,还有隐藏的怒气。

    “那个有件事还是的告诉您一声,昨夜您堪破星域的时候,有一股真龙之力相护,所以很顺利,加上这阵气掩盖,所以应该没有天象显示,但是你开启星域的时候,天象有显,日月凌空,随后遮天蔽日应该很多人都看到了,如此霸气的星域之力,势必五宗的人都会去打探,所以”

    不想麻烦上身,还是要掩盖一下这些天的行踪,幸好,因为的阵气和真龙之力的缘故,没有显示方位。

    林霜语何其聪明,一听就懂对方的意思,只是,她的星域之力霸气?她为何一点都没感受到。

    再有,刚才她那一声您?

    是否有些不妥?就算现在她只是一缕残魂,可怎么说,人家也是大同帝的元后,是千年前的老前辈了,一个您字,她可是有些承受不起。

    虽说有时候她这人也不太在意这些东西可还是觉得十分诡异。

    而且,她的态度与之前变化有些大。

    锁梦珠内,天歌残魂后知后觉,觉得刚才用词有些不合适,可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这不也是被她刚才那气势给吓的!

    好在,林霜语此时没工夫纠结这个,反正珠子在自己手上,有什么不对劲,回头再慢慢琢磨就是,她现在要弄明白的是这阵。

    没想到,这如今还不单纯只是一个阵了,生出这么多变数。

    “你说,昨天我堪破星域之力,这阵中真龙之力护了我才能那般顺利,是不是说,这阵中的真龙之息,对我还算友善,那我破阵,就是帮着将它放出来”

    “别轻举妄动!真龙之息世上任何阵法都困不住!你破阵与否,与它都无影响,现在要先弄明白,真龙之息的脉息在什么地方,破阵归破阵,千万别惊动真龙之息!”

    谁知道一个不慎会生出什么变故。

    “脉息?”这要上哪里找,看不到摸不到的,再说,既然困不住,那她破阵应是与对方互不相扰才是。

    林霜语心里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真龙之力龙息龙族,为何这些字眼明明很陌生,可她却觉得亲切。

    见了鬼了。

    记得大同帝那一首曲子遇龙,便是与龙有关,难道传闻是真的不成?

    遇龙点化,得了帝王剑和潜龙在渊

    晃了晃头,不想这些了,现在要紧的是破阵。

    “这真中龙息,应该就在猕猴城方向,但是真龙之息就难觅踪迹了”反正,换成是她,绝不敢轻易碰这阵。

    就是换成城主,在真龙之力面前,也的掂量再三吧。

    不过,也说不好,城主想起,心有余悸,一个人的上限无可估量,就像站在深渊之顶,像深渊深处扔出一颗石头,久久没有任何回应一样,那种恐惧和害怕,不亲身体验无法体会。

    周围突然吹起一阵晓风,风凉入骨却不觉得冷。

    林霜语抬手在空中轻轻挥动,风过手指丝丝清凉。

    “这阵,必须破,我军才能顺利拿下猕猴城,而且这阵是择天城破的,就更要破,囚龙!想要掌控天下,就凭实力来吧,看看这天下究竟谁主沉浮!龙翔于天际,潜于海底深渊,岂是旁人想困就困的住的。”

    手轻轻握成拳,负手置于身后,立在这顶峰之上,俯瞰天下,眼中是万里河山的壮阔。

    “那破!”

    她仿佛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当年那个人的意气风发。

    既然真龙之力护着她,她破阵应该也不会伤着她才是。

    “对了,小心择天城的城主!”

    锁梦珠中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一些。

    “择天城城主?”既是敌人,多了解一分没什么不好。

    “是!何出此言?”这好像是她第二次听她提及择天城城主,而且,每次听着,都能从她声音中听出几分害怕。

    千年已过,是多大的恐惧才能千年难忘记忆犹新。

    “深不见底,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容,年岁,择天城的城主没有姓名,百年一换,但是,每一任城主的来处,便是择天城的人都不知道。”

    “择天城的人都不知道?这城主难道不是择天城的选出来的?”

    “择天城的城主从来都不是选出来的!”

    林霜语皱眉,并未开口,知道对方会告诉她。

    过了一会,锁梦珠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择天城的城主,说是每百年一换,可究竟换没换,谁知道?他们都出自择天城的城主宫,他们不需要选,择天城也没人敢不服,因为,择天城的城主,有绝对的实力,无法想象的强大”

    “听你这话里的意思,百年一换,只是一个说辞!谁也不知城主究竟活了多久,什么时候是真换了对吗?”

    林霜语并未太在意,不管是谁当城主,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她要面对的是整个择天城!

    “个人猜测罢了!”锁梦珠中也是轻道一声。

    “无法想象的强大难道还能强国五宗尊主?”

    林霜语只是随口一句,没想到手中珠子竟激动的滚动了几下险些落在地上。

    珠子内的残魂强忍着没有出声,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择天城城主的强大,等她真正遇到了,她就会懂的。

    千年之际,这一次,应该会出黄沙海了吧。

    “如何破阵?”这些话,她们可以回头好好细说,现在,她要破阵。

    “祭出你的星域之力!我再一步步告诉你,你照着做,但事先声明,这阵早已生变,不是最初的卧龙阵,破阵会发生什么,我也无法预测。”

    有些话说在前头,她可不是没劝。

    林霜语忽略后面的话,直接开口问如何开启星域之力。

    她也想看看,自己的星域之力,究竟是什么样的。

    “闭目凝神,气沉丹田,摒弃所有杂念,引出你的星域之星。”

    若是让人知道,她此刻在教五宗尊主如何祭出她自己的星域,恐怕没人信。

    正好,也可见识一下。

    林霜语按着对方说的,一步步照做,片刻之后,眼睛尚未睁开,就好像看到了一颗星子正在自己周围萦绕,待睁开眼,低头打量自己,发现自己周身散发一层淡淡的光晕。

    很淡,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还是有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而且内力瞬间充沛了很多很多。

    抬手打量,手挥动之间,那层光晕相对明显了。

    这和她之前所见识到的星域之力,属实差别太大,没有人就那威武的白虎翅膀啥的都算了,好歹光亮别这般小气。

    跟烛火似的。

    “为何会有两种颜色?”

    她记得,老王爷的是白色,那紫瞳的黑色,九兮的事金色,自己的光弱也就罢了,还是杂色。

    里层五光十色的,外头裹着一层微微金光。

    “”锁梦珠内的残魂再次惊傻了。

    怎么她的星域之力会附着真龙之力,和昨天包裹她的真龙之力一模一样里头那层五彩斑斓的星域应该就是她的星域之力,从未见过

    难怪她一直疑惑自己是否开启星域之力,也不见开启星域之后有任何兴奋之色。

    这就跟一簇烛火似的!

    不可能啊,开启星域的时候,那架势

    难道是因为真龙之力?

    所以她的星域显不出来,想到什么,锁魂珠突然动了下,里面晃出一道虚影,等着眼看着林霜语的眉心,看过之后,又是受惊不小,那个不死鸟的火红印记果然不见了,昨晚堪破星域之前,明明看她觉醒隐显的!

    “这就是星域之力?下一步怎么做!”林霜语并未去纠结太久,不是说,星域之力也可以炼化境界吗?不急!总比没有好。

    倒是豁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