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山野修士 > 第二八一章 山里有妖怪呢?
    正文

    做为千古第一帝的陵寝,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即便在很多人看来,从古至今有不少人,都曾打过这座帝陵的主意。可直到现在,这座帝陵依然是一个谜。

    即便以现代科技手段,照样不敢轻易挖掘这座帝陵。究其原因,除了帝陵一旦面世,后果难以预测之外,更多还是担心帝陵开启之后,有可能形成的连锁反应。

    在很多人看来,以前成为游客展览的墓坑,便是这座大墓的一角。可对于真正的核心所在,相信更多人都充满好奇。只不过,谁都知道核心区域没那么简单。

    站在以往游客光顾的游览区,感受着阴气森森的兵俑区。看着那些环绕在兵俑身上的阴气,还有那种令常人难以承受的阴冷之意,谁都能感受到这座帝陵的恐怖。

    望着那些栩栩如生的兵俑,胡玄宗也很感慨的道:“千古一帝的威严,果然也不简单。这座大墓的缔造者,只怕也没我们想象中那样简单。”

    “胡先生,你看出什么来了?”

    听着胡玄宗说出的话,为帝陵最近发生异常事件头疼的特事负责人,也适时的询问起来。有些东西他们看不透想不明白,或许胡玄宗能给出一些想要的答案。

    结果令他们意外的是,胡玄宗也很直接的道:“除了看出整座兵俑区,已然被阴气所充斥,其它的我也看不出什么来。这座陵墓,比你们想象的更神秘更诡异。”

    “那这事,能处理吗?”

    面对负责人的询问,胡玄宗苦笑摇头道:“难!相信你们都知道,真正核心的地宫,其实就在兵桶坑的下面。问题是,如果进入呢?进入之后,又会碰到什么呢?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兵俑只怕也没我们看着这么简单。此地阴气浓郁,那些兵俑也在时刻汲取阴气。或许不久的将来,这些兵俑也有可能成为傀儡。”

    “还请胡先生明示,这傀儡又是什么意思?”

    “听说过阴兵过境吗?你们觉得,这是传说还是真实存在呢?”

    此话一出,负责人跟几名金丹修士,顿时心中一紧道:“胡先生的意思是,这些兵俑未来有可能蜕变成阴兵?那埋在下面的那位,不会死而复生吧?”

    “难!可谁敢保证,他不会以其它方式复生呢?**也许保存不了那么久?如果是阴魂呢?阴兵之上有鬼将,鬼将之上还有帅,那谁敢保证没有帝王的存在呢?”

    “那此次能阻止吗?”

    对修行人而言,他们都相信阴间的存在。按理说,阴间与阳间互不相通,可实际却相互依存。眼前这些兵俑,如果能在阳间复生,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可胡玄宗还是摇头道:“难!至少以我现在的修为,只能延长它们蜕变成阴兵的时间。想彻底阻止,除非我有能力进入帝陵,毁掉隐藏其中的大阵。

    如果我没看错,修建帝陵核心区的人,修为一定比我们想象的更高。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会替地下那位做这些。可擅入陵寝之地者,只怕都很难得到善终!”

    就在所有人忧心仲仲之时,胡玄宗又笑着道:“放心!短时间内,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这些兵俑想蜕变成阴兵,只怕短时间也做不到,至少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

    若是它们真这么容易蜕变成阴兵鬼将,那他们当年怕是早就蜕变了。天道轮回,任何试图破坏扰乱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便他们能完成蜕变,也会受到天谴的!”

    “那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什么也做不了!相反,你们还要加强戒备,尽量避免有人夜闯这里。其次,白天的时候,最好多让阳光照射进来。可夜间,最好能将馆场封闭,防止阴气外泄。”

    想消弥阴气最好的办法,便是利用太阳真火。只要延缓阴气的弥漫,相信这些兵俑想完成蜕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核心墓室的妖邪,想出来也没那么容易。

    说着话的同时,胡玄宗取出龙影剑道:“尘归尘,土归土,扰乱天地秩序,即便你是千古第一帝,想必也难逃天谴之威。雷剑万钧,荡妖除魔,疾!”

    伴随一道道剑气扩散出去,无数丝小的雷霆之力,开始弥漫与整个展厅之内。感受着展厅阴气开始呼啸,却被雷霆剑气给扑灭,不时传来嘶鸣般的磨牙声。

    看到这一幕,随行的金丹修士都知道,胡玄宗在利用剑气,诛杀那些有可能即将成形的阴魂。这些阴魂可以附体重生,自然也可能附在兵俑身上,最终转化成阴兵。

    现在被无数雷霆剑气所荡灭,再想重新诞生,恐怕又要花费不少时间。如果后期,展厅偶尔打开顶棚,让阳光直射兵俑大厅,那么这些兵俑想蜕变,怕是会更难。

    事实上,胡玄宗也可以用剑气,直接斩碎那些兵俑。可失去兵俑附体,将来诞生的阴魂或阴灵,就会寻找其它生灵附体。到时造成的后果,只怕会更严重。

    随着胡玄宗全力施展剑术,站在旁边的金丹修士,也能感觉到展厅的温度,似乎也有所回升一般。最令人惊讶的,还是那些监控设备,此刻又再次恢复正常。

    得知这个情况,负责人也询问道:“胡先生,这些阴魂能遮挡我们的监控设备吗?”

    “阴魂也是一种能量体!聚集的数量一多,它们也会形成一种磁场。白天它们都隐遁无形,自然不敢轻易现身。到了夜间,它们便都会出来,继续吸纳从地宫散发的阴气。

    记住我先前说的,除非我们有万全的把握,否则这座帝陵不要去碰。指不定,位于帝陵之下的东西,就等着我们给它们开启重生通道呢!保持现状,才是明智之举。”

    “是!请胡先生放心,对于你的建议,我会跟上面汇报的!”

    “那就好!另外有必要的话,把顶棚重新改造。这种恒温棚确实不错,可白天遮挡了阳光。如果有可能,就改成白天能让阳光直接透射出来的最好!”

    “明白!这事,我记住了!”

    确认兵俑坑附近诞生的阴魂,已经被剿杀的差不多,胡玄宗也没继续逗留。真正令他意外的,还是今晚紫葫芦似乎没什么动静。这种情况,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要么地宫之内,没有紫葫芦看重的东西。要么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紫葫芦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进入这座用法砖修建,充斥着阵法之力的大墓。

    走出帝陵的时候,看着夜色笼罩下的帝陵,胡玄宗也很感慨的道:“果不其然,修为越深,越感觉世界无限宽广且充满神秘。这世界,究竟还隐藏多少秘密呢?”

    那怕成为元婴修为,胡玄宗依然知道,有些地方依然不是他所能随意进出的。或许跟洞天界一样,那些所谓的上古大墓,有些不也令洞虚境强者都望而怯步吗?

    虽然不知道,那些大墓究竟是不是创造洞天界的大能所创。可胡玄宗相信,主世界存在的秘密,只会比洞天界多。只是有些东西,还没到现世的时候吧!

    “对我而言,又多了一个值得探索跟惦记的地方了!”

    离开帝陵之后,胡玄宗也跟负责人道:“帝陵这边的事,我暂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在这边待的时间也不短,明日我便会启程,进秦岭游历一番。”

    “啊!胡先生,你不多待一段时间吗?”

    “不了!对我而言,此番来西北,更多只为游历而来。秦岭,也是上古龙脉之地。灵气复苏之后,据说山中灵异之事也发生不少。来了不看看,多少有些可惜。”

    “那先生是否需要向导?”

    “不用!到了山里,我居无定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下次会在什么地方出现。将来有缘,终会有再见之时。若帝陵发生大的变故,也可随时通知我。”

    “明白!”

    看到平安归来的胡玄宗,待在庄园修行的苏洛烟等人,也好奇的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帝陵那边的事情解决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是小问题,随手就解决了。将来的话,就未必敢说了!”

    把探知的情况,跟苏洛烟等人说过后,众女也骇然道:“难道秦朝时期,真有修仙者吗?”

    “那时灵气尚存,怎么可能没有修行之人呢?当年秦帝能一统六国,只怕这背后,也不少有修行者的算计跟考虑。其中缘由,也许未来我们或许会知道吧!”

    跟当今的修行者相比,胡玄宗对于上古隐秘知晓了不少。他也知道,当年秦王称帝之时,也曾到泰山祭拜过天地,甚至举行了所谓的封禅仪式。

    这些流传下来的资料,都足以说明秦王称帝之前,只怕也跟修行者打过交道。甚至在其统一六国后,还派遣众多能人异士,希望求得长生丹药,以实现长生的愿意。

    至于秦帝后来为何突然病死,胡玄宗也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许对那个时候的秦帝而言,成就了帝王霸业,人生剩下的追求也许就是长生。

    那么当年临死前,秦帝是否吃过能长生的丹药呢?这一切,或许等将来某一天,秦帝陵被真正打开那一刻,也许就会真相大白。现在,一切都只能依靠推测去想象了!

    说完帝陵之行的事,胡玄宗也告知明天启程进山的事。听到这个安排,明婷略显担心的道:“师兄,我们进山问题不大。可带着他们,怎么办呢?”

    “以我们的实力,要想在山里保护他们的安全,想来也没什么问题。此刻的他们,虽然还是孩子,却也是我葫芦观未来的预备弟子。这次游历,也当一次考验吧!”

    “好!我知道了!”

    清楚胡玄宗决定的事,想要改变还是不容易。当年跟她们一起踏上修行路的人也不少,可真正最后成为葫芦观弟子的,不也仅有她们几人吗?

    等到第二天起来,看到开始收拾东西的苏洛烟等人,年龄最大的孙妍秀也很好奇道:“烟姨,我们要走了吗?接下来,我们要去那里?”

    “进山!我们这次来西北府,是为游历而来。接下来,你们可能会比较辛苦,需要跟我们奔波于山林之中。可我希望,你们都能坚持下来。有些磨难,都是我们必须经历的。”

    “啊!进山啊!我听人说,山里有很多妖怪呢!”

    “不是妖怪,是妖兽。对我们而言,进山也是为清剿妖兽而去的。要是你们害怕,也可以选择待在这里。只不过,我们何时回来,就说不准了。”

    选择留下,很有可能就会被放弃。对这些孩子而言,虽然年龄都不大。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们都舍不得离开苏洛烟等人,更不想再次被留下。

    看到这些孩子做出的选择,胡玄宗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还是很欣慰,直接道:“小敏,带他们上房车!接下来,我们先在泰岭周边游历,而后再找地方进山。”

    “是,师尊!”

    再次坐上房车,这些孩子都显得很平静,可内心之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好在年龄最大的孙妍秀,也很成熟般道:“别怕,有烟姨她们在,她们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嗯!秀儿姐姐,我们真要进山吗?我听妈妈说过,山里有妖怪呢?”

    “那不是妖怪,是妖兽!就算有妖兽,不是有烟姨她们吗?她们都是仙女,专杀妖怪的!”

    听着这些孩子说出的话,坐在房车里的胡玄宗,嘴角也流露出一丝笑意。在他看来,这些孩子资质都不错,除了还有些稚嫩跟天真外,也比同龄的孩子心态更成熟。

    或许被掳入地下鬼城的那段日子,给她们留下阴影的同时,也令她们学会了很多同龄人从未接受过的残酷,让她们比同龄人,更清楚知道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

    早一点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一面,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正所谓祸福相依,如果这些孩子真与葫芦观有缘。相信她们的未来,也会比其它孩子更精彩。

    但对胡玄宗而言,她们能否成为葫芦观的三代弟子,需要接受的考验只怕也不少。越是年龄小,有时越能看出她们的心性。心性不正者,他是不会收入门墙授其道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