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是崇祯帝 > 0378 入城
    因为李天经不会骑马,所以他才会让赖大将自己绑在马背上,免得被颠簸了下来。然后他便靠着骑牛的一点浅薄骑术,加上现学的一些御马技巧,艰难控制着马匹往京城而去。

    借着一点月光,这马儿跑的轻快无比,可是马背上的李天经就惨了。

    他首次骑马,骑术稀巴烂,马儿跑的倒是挺畅快的,马背上的李天经却觉得腹中翻江倒海,想吐也吐不出来,好不容易到了城门口。

    却见那厚重的城门紧紧关闭,彼时凡重镇大城皆有夜禁,一更三点敲响暮鼓,便禁止行人出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方才开禁。

    其他朝代这个叫宵禁,有明一代改为夜禁。

    如今恰恰是三更时分,自然还处于夜禁之中。

    京城为龙盘虎踞之地,加上又是四方商业中心,南来北往的客商很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赶在夜禁前入城的,总有些人会被滞留在外。

    城郊附近虽然也有旅馆,可京师重地,房价颇高。有些人为了省钱,干脆就在城门附件打个地铺,混上一夜罢了,只待晨钟敲响,便能入城。

    高大的城墙上,虽有灯火,但却照的并不远,城下幽暗之地,游荡着许多波皮无赖,想要浑水摸鱼,这地儿可谓是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

    李天经甫一出现,便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

    这也怪赖大太过于单纯了,赖大是乡间穷巴子出身,乡间之人彼此相熟,大家虽然都过的很穷,但是安全性还是非常高的,有时候甚至可以夜不闭户。

    京城不一样,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有。

    让一个半大的娃娃骑着马单独行动,就如同让一堆银子自己走在街上一般,自然是吸引了许多贪婪的目光。李天经敏锐的察觉到,幽暗之中,有人注视着他。

    他吓得一哆嗦,干脆驱马直接到了城门那儿。

    高大的城门紧紧闭着,城上虽有官兵,却因为隔得太高,看得并不真切。不过城门口的火光好歹还是让他有了一丝丝安全感。

    而地痞无赖对于官兵尚还有几分畏惧,他们并不敢在官兵的眼皮子下动手,——哪怕此时这些官兵都在打瞌睡呢!

    李天经到了城门口时,他也不敢松开绳索下马,那些个坏人一直盯着他看,倘若下了马,这帮坏人发起攻击,李天经人小腿短,可跑不过他们。

    李天经战战兢兢从衣兜里摸出赖大的黄册,思忖片刻。

    突然他将黄册高高举起,大声喊道,“俺叫李天经,奉皇庄赖大人之命,有重要事情禀告五城兵马司的官爷,还请速速放俺进来。”

    李天经虽然中气不足,但深夜之中,声音传的特别远。城墙之上,正迷迷糊糊打盹的守城兵门被猛地惊醒,其中有个领头的狐疑探出脑袋问道,“城下何人?奉谁之命?”

    李天经便又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城墙上守城兵莫名其妙,谁也不知道赖大人是谁?

    但是皇庄听着倒是高大上,因为带了个皇字嘛!

    其实李天经也知道赖大不入流,就是个庄头罢了,这种职位在大明瀚海如烟的官僚体系中,只能算是蝼蚁级别的,甚至连吏都不是,何况官了?

    李天经称呼他为赖大人,是非常不妥的。

    但是李天经也没有法子,他必须要和守城官兵取得对话权,呃~说白了就是让人家能够搭理他,吓唬跑心怀叵测之人。

    幽暗之处,危险一直都存在。

    若是李天经直截了当的说什么瘟疫,只怕守城官兵压根不会相信他一个小孩子的话,甚至头都不会探出来看一眼的,至于黄册为证?隔着那么远,谁看的清啊!

    人都是有惰性的,尤其是在这种深夜。

    夜班本就最苦,人在熬夜的时候啊,也会变得特别懒惰,能不动就尽量不动。所以李天经若是直接说,——大概率会被守城官兵无视。

    而这时候,万一坏人直接将他绑走,那就不妙了。

    李天经怕死,可是他更害怕不能完成赖庄头所交代的事情,原本李天经并没有什么家国情怀,他只是一直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罢了。

    但是赖庄头却让他很触动,这么一个身份卑微的庄头,却也有一颗忧国忧民之心。这让李天经想起了曾听过的一句诗:位卑而不敢忘国忧。

    果然,隔着老远这些守城兵看不清黄册。

    虽然明明知道对方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但这些人也不敢懈怠,只得以箩筐将李天经和马匹都吊了上来,准备细细盘查。

    想必他们也经常在夜里头吊人上来,居然还有专门吊马匹的坚固大箩筐?不得不说,许多政策其实都是有漏洞的,只看具体怎么操作了。

    李天经被弄上城墙上后,他先是用布头将口鼻捂的更紧了,这才慌忙道,“俺有要事禀告五城兵马司,北直录皇庄里头发生了烈性瘟疫,俺奉赖庄头之命,特来传递消息。”

    接着李天经便将黄册举起,表示自己没有撒谎。

    直到此时,这些官兵才知道所谓的赖大人不过是个庄头罢了,虽然人家是皇庄的庄头,不也还是个卑微的泥腿子嘛,这特娘的哪门子大人啊?

    哎~不过看这娃娃一脸憨憨样,皇庄的庄头在他眼里估计也算是个大人物了。

    咦?

    烈性瘟疫?

    啥,皇庄里头发生烈性瘟疫了,那这孩子会不会也传上了?特娘的太可怕了有没有,老子守个夜而已,咋就能碰到这么可怕的事情啊?

    诸守城兵都快吓死了,纷纷后退,一脸警惕的望着李天经,甚至就连李天经骑的马,看在他们眼里,也像是瘟马,纷纷避之不及。

    要不是事情重大,他们真想把李天经和那匹马统统丢了城下去。

    李天经贴心道,“此时事关京城安危,烦请诸位官爷代俺禀告五城兵马司,现在可以先将俺隔离起来,呃~就是先找个房子让俺待着,然后你们也用布头将口鼻捂起来。”

    隔离这个词,自然也是李天经偷学到的。

    崇祯穿越前,就知道明末会有一场浩大的鼠疫。

    历史上,这场鼠疫在崇祯十四年传到京城,不到两年时光,便让这座赫赫帝王之都,化为了人间炼狱,人怪错杂,日暮人不敢行。

    鼠疫可以说是压垮明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史学界也一直都有'老鼠亡明'这一说法。

    李自成轻而易举的攻下京城后,也发现这居然是一座死城,城里到处都是棺材,污水,无人掩埋的尸体,目光呆滞的百姓,破败荒凉。

    虽然李自成在京城搜刮了七千万两白银,但是面对一座死城,也没有什么好统治的,最可怕的是,李自成的兵也感染上瘟疫了。

    瘟疫在兵营中悄然蔓延,李自成虽然手下人马众多,但其实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加之被鼠疫感染,其战斗力更是着急。

    为了逃避瘟疫,李自成在攻下京城42天后,也就是他称帝后第2天,就匆匆退走京城。接下来的历史大伙就都知道了,吴三桂打开三海关,鞑主入主中原,从此我华夏陷入真正的闭关锁国之中,在上国天朝的美梦里沉睡不醒,直到西方列强一炮轰开国门。

    至于为什么鞑子没有感染上鼠疫呢?

    崇祯记得有位历史学家研究出——

    原来鼠疫除了唾沫子传播外,老鼠身上的跳蚤也是传播主力,恰恰这种跳蚤最讨厌马的味道,而鞑主的八旗却是以骑兵为主,马多味道大。

    这个在西方也得到了证实,西方14世纪爆发了黑死病,其实也是鼠疫,这场浩劫席卷整个欧洲,带走了2500万人生命,却偏偏放过了骑兵,——不得不说,历史总有相似之处。

    虽然这种说法,在历史界依旧有争议,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当年的真相早已经淹没在了历史尘埃中,让后世众说纷纭。

    但崇祯对这一说法还是非常相信的,要不他也不会从卜失兔那儿引进了大批良马,如今大明的马匹比鞑子的马可是多多了,甚至就连秦良玉军队都被崇祯搞成骑兵了。

    要知道白杆军虽然善战,但他们身材矮小敏捷,更加擅长的是野外战。

    真正骑兵对战,白杆军劣势非常明显,但是崇祯有钱就是任性,他就是想用钱来砸这支经过了历史考验的军队,甚至让白杆军中'良马为患',以应对崇祯14年那一场鼠疫。

    而其他大明非骑兵军队中,马匹也非常多,就算没有战马,驮马也不少。

    除了马外,为了应付这场鼠疫,他甚至让大明的学堂普及了许多防疫病小知识点,他还准备将名医吴有性给请到宫中,让这家伙帮忙防治鼠疫。

    只不过现在离崇祯14年还早着呢,所以崇祯也不着急。

    反正时间有的是,待朕将盐业,海贸,以及那些藩王全部搞定后,手头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然后再发展中草药种植业,培养大批防疫病大夫,准备无数的口罩隔离衣。

    加上那个时候,在大明各学堂不遗余力的教育下,老百姓又都懂得防疫病知识,如此多管齐下,——朕就不信打不赢这场鼠疫?

    所以崇祯现在根本就不担心什么鼠疫,他现在最想做的还是捞钱。

    虽然大明钱庄,各地赋税,水泥,羊毛,煤矿,以及一部分可控的海贸,给大明国库还有内库带来了无数真金白银,但是人的心都是贪婪的,谁会嫌弃钱多啊?

    崇祯准备正式插手盐业,以前他派了田贵妃父亲卧底盐商,其实就是为了摸清大明盐商到底有多富,事实证明,——盐商控制大明盐业,富可抵得上几个大明了。

    这天早上,崇祯一边吃着油条和豆浆,一边翻开户部呈上来的盐税,

    呃~总体上比原本历史上的盐税收的多。

    原本的历史上,崇祯朝实际收上来的杂税不到区区60万两白银,这杂税中就包含了盐税。

    这些所谓的杂税,其实就是天启朝开始,魏忠贤等人正式对江南工商业收的税。

    天启元年:11.6万两。

    天启二年:68.9万两。

    天启三年:101万两。

    天启四年,众正盈朝:杂税也就降到了50万两。

    天启五年之后:一直都是110万两以上。

    后来到了历史上的崇祯朝,直接砍了一半,不到区区60万两。

    瞧瞧,这就是为什么明粉会有太监粉,其实就连崇祯穿越前也是不折不扣的太监粉啊,太监会办事,会捞钱,比起所谓的东林党人不知道优秀多少倍。

    这就是为什么崇祯穿越后,在利用完了魏忠贤,却并没有卸磨杀驴,反而给了他个不大不小的职位,远远的打发出去了,——因为魏忠贤确实对大明有功啊!

    崇祯看着户部呈上的数字:杂税200万两,其中盐税50万两。

    这个税收比起历史上的天启朝都多,但是,——比起盐商真正的财富来说,九牛一毛罢了,盐商多富?江南的商人多富?

    天下钱粮尽聚三吴!

    盐商中还搞了财富榜呢,入榜最差的都是千万两白银。

    身家百万两的盐商,只不过算是小商罢了,是上不了大台面的,有些富商实在无聊,甚至将价值万两白银的金箔,于高楼中随手扔下,就为了看人群哄抢金箔的滑稽场面。

    瞧瞧人家盐商多富啊,再看看历史上的明朝多穷啊?

    穷困潦倒的明王朝,居然还在后世博了个最奢侈王朝的称号;而把盐商压榨的纷纷破产的鞑朝,居然被人称颂勤俭节约?呃~慈禧除外。

    以前崇祯看各种历史文献,许多精英历史学家,总喜欢用明朝皇帝的奢侈荒淫,来对比鞑朝皇帝的勤俭节约,鞑朝皇帝的勤政爱民。

    并得出最高结论:鞑朝无昏君!

    崇祯真的想啐他们一口,就以明朝皇帝的穷,皇帝还没盐商奢侈呢?

    你特娘的应该拿明朝盐商和你们的鞑主比啊?

    鉴于以上不公平事件,崇祯穿越后早就想搞盐商了,只不过四方未稳,王朝事多,加上盐商势力太大,银子太多,牵动的利益集团太深,——所以崇祯一直都没有动盐商利益。

    而现在,就趁着崇祯14年的大鼠疫还未到来前,四方也比较平稳,朕就先拿你们盐商开刀。

    让天下钱粮尽聚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