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双面小妾 > 第八十章 为难
    值得庆幸的是,直到登基大典结束,溧阳成功坐上王位,其中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对于溧阳来说,这本来就是计划好的,相反唐廉,在看到他坐在王位上时,轻轻吐了一口气。

    祭天仪式结束后,便是众朝臣参拜新王,所以方槿衣一行人就离开了,去往后宫中。

    苏沐秋知道方槿衣有话要和杜苼说,便和苏梓旭放慢脚步,稍微远离了她们。

    “姐姐,你那日怎么没有回去?是不是溧阳胁迫你了?”

    面对方槿衣的询问,杜苼也不知该作何回答,只得转移话题道:“今日大殿结束后,你便和苏公子回南国吧。”

    “我不走。”方槿衣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管怎么看,现在都是关键时刻,她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的。

    “小玥,现在发生的一切本就与你无关,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回到南国,回到将军府。”

    杜苼语重心长的看着方槿衣,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她知道方岩豫会保护她的妹妹,所以只要方槿衣回到南国,做回将军府的二小姐,那么至少能让她免于危险。

    “姐姐,我是杜玥。”方槿衣一脸郑重其事的说道,“只要我的亲生父亲是杜黎,只要我是他的血脉,就无法逃避这一切。”

    杜苼垂眸沉默不语,方槿衣皱了皱眉,语气严肃道:“这一点,你我都清楚,也都明白想要逃脱应该怎么做。”

    虽然离得有点远,但苏沐秋还是察觉到方槿衣此刻的心情,本想上去劝解几句,可是一想这是她们姐妹二人的事,虽然他有心帮忙,但也得她们接受才是。

    “小玥,我已经问到了槿袆的去向,待我们找到他,你们一起回南国吧。”

    杜苼换了个话题,但言语中依然是想要让方槿衣离开,登基大典之前和溧阳的对话,让她仍心有余悸,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她必须让他们安全离开才行。

    “大哥在哪儿?”方槿衣有些激动道,看到杜苼犹豫着摇头,又结合她方才所言,心中有了猜想,咬牙道:“又是他搞的鬼。”

    杜苼深吸了口气,又叹气道:“他答应我,等登基大典结束后,会告诉我槿袆身在何处。”

    “他的话,你信?”方槿衣冷笑着问道。

    杜苼犹豫着,没有做出反应,以前她相信溧阳,可是现在的溧阳越来越不像她记忆中的那个人,所以她也不确定了。

    两人沉默了许久,方槿衣看着有些疲惫的杜苼,轻叹了口气,安慰道:“算了,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再等一等。若是明日他还不肯说出大哥在哪里,我们再做其他打算。”

    杜苼点头,她暂时也是这么想的,况且不管他们有何打算,主导权都在溧阳手中,无论之后会发生什么都离不开他。

    方槿衣转头看向苏沐秋,苏沐秋见她把目光投向自己,便笑着向她们走过去。

    “杜姑娘。”

    苏沐秋走过来对杜苼行礼,虽然对杜苼了解不算多,但仅仅是这一两次的接触,他便知道方槿衣对杜苼而言很重要。

    杜苼笑着点了下头,说道:“小玥这么久劳烦苏公子照顾了。”

    苏沐秋看着方槿衣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看向杜苼道:“杜姑娘客气了,照顾她是我心甘情愿的,而且我此番前来,也是带着别的目的。”

    站在旁边的方槿衣听到苏沐秋的话,先是一怔,随后紧张的看向苏沐秋。

    “杜姑娘,我知道此刻对你说这些话可能不太适宜,但是我等不及了,我和槿衣……”

    “苏沐秋。”方槿衣突然打断了苏沐秋的话,见杜苼疑惑的看着自己,尴尬的笑道:“那什么,我有话要和他说?”说完后,也不等杜苼有所反应,拉着苏沐秋的手走向一旁。

    杜苼看着两人走远,看向苏梓旭道:“你知道你大哥方才是要跟我说什么吗?”

    苏梓旭本想透露几句的,可是看着站在不远处一脸严肃的方槿衣,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不知道。”生怕杜苼不相信,又加了句“我大哥心思难猜得很。”

    杜苼轻笑了一下,说道:“估计他们一会儿才会说完,我们去那边等着吧。”

    苏梓旭跟着杜苼走向凉亭,这里基本没什么人,苏梓旭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觉得有些诡异。

    “你刚刚要跟我姐姐说什么?”方槿衣直接了当的问道。

    苏沐秋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我还能说什么。那日我跟溧阳说的话,你也都听见了,我跟着来一是为了保护你,二确实是想要向你姐姐提亲。”

    方槿衣愣了愣,随后有些结巴道:“你,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们又没有……何况现在根本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看着既羞涩又紧张的方槿衣,苏沐秋无声的笑了笑,抬手抚了抚她额前的头发,语气宠溺道:“好,听你的,过段时间再说。”

    “我不是……”方槿衣微低着头,眼神也有些不自然的飘向别处。

    苏沐秋宠溺的看着她,语气温柔道:“我知道。”

    方槿衣抬眼看向苏沐秋,正想着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苏沐秋眼神变了,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唐廉正向他们走来。

    唐廉看到方槿衣和苏沐秋站在一起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只是向方槿衣点了下头,然后径直走向亭子。

    方槿衣看到唐廉走进亭子里,不知道和杜苼说了什么,杜苼起身跟着他离开了。

    方槿衣看到两人说话间,还同时看了她一眼,不知怎么的,她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快步走过去,杜苼和唐廉的身影刚好在转角处消失,方槿衣本想跟过去,可是被人拦住了。

    “郡主,唐大人有事要和杜姑娘商议,吩咐我等拦住闲杂人等。”

    “我是闲杂人等吗?”方槿衣语气冰冷道。

    “这是唐大人的吩咐,还请郡主不要为难属下。”

    看着跪在面前的人,方槿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回到亭子里,苏梓旭正单手托腮看着她。

    “他们刚才说什么了?”

    苏梓旭疑惑的看着方槿衣,实诚道:“没说什么啊,唐廉就说有事要和杜姑娘商量,两人就一起走了啊。”

    方槿衣皱眉,想着刚刚杜苼和唐廉看她的眼神,她敢肯定他们要说的事很可能会和她有关,即便关系不大,但是她肯定也被牵扯在内。

    “别多想了,杜姑娘做事稳重,一定不会有事的。”苏沐秋安慰道,但在方槿衣看不见的时候,眉头依旧紧蹙着。

    本以为溧阳还会召见他们,结果等了一个时辰都没有音讯,所以方槿衣一行人就出宫了。

    出宫前,方槿衣去找杜苼,可是没有找到人,问了几个管事的,都说没有看到杜苼。

    后来方槿衣就问了溧阳的所在,可是还没等她走到门口,溧阳的贴身护卫就从屋里走出来,拦住了她。

    还是和那日一样的说辞,杜苼会在宫中留几日,过几日就会回笙玥苑。

    方槿衣当然不相信,可是今日是溧阳登基,如果惹恼了他,没一个人有好果子吃。

    可是方槿衣又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把杜苼留在这儿,正和护卫纠缠不休的时候,唐廉突然从屋里走了出来。

    听着唐廉一如既往的话,方槿衣第一次对他恼了,不由自主的说了几句言不由衷的话。

    直到坐在马车上,方槿衣都还记得当时唐廉看她的眼神,悲伤和无奈,全都体现出来了。

    苏沐秋和苏梓旭都看出方槿衣情绪低落,刚才她和唐廉发生的那一幕,他们都亲眼目睹了。

    一声叹息响起,苏沐秋看着一脸低落的方槿衣,轻声安慰道:“别多想了,有唐公子在,杜姑娘不会有事的。”

    方槿衣看着自己的手指,沉默了片刻,抬头问道:“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太重了。”

    “那肯定的啊,嫂嫂你没看到唐廉的脸色吗?简直……”苏梓旭猛的闭嘴,看着瞪着他的苏沐秋,畏惧的笑了笑,立马改口道:“那什么,也不算太重了,他好歹是个男人,那点话不会放在心上的。”

    苏梓旭改口的话并没有让方槿衣的心情好转,她了解唐廉,刚刚那些话伤了他的心。

    其实方槿衣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唐廉的话,她和杜苼不可能到现在还安然无恙。

    而且唐廉是不会害杜苼的,所以她今日跟他说的那番话,确实是太过份了。

    “唐公子心里明白的,你那都是无心之言,你们都是知心的朋友,他不会放在心上的。”苏沐秋耐心的安慰道,“等下次见到他,你好好跟他说清楚,你们认识这么久,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有心生间隙的。”

    有了苏沐秋的开导,方槿衣脸色才好了一点,而一旁的苏梓旭在看到苏沐秋瞪他的眼神时,立马就装聋作哑。

    而皇宫中,此时的唐廉也不好过,他不想让方槿衣误会他,但又不能告诉她真相,心里又纠结又痛苦。

    真希望这一切尽快结束,然后各自过各自的日子,该逍遥的逍遥,该忏悔的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