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农民工 > 第0246章 又是一盆冷水
    是楚北的声音?

    小兰侧耳一听,连忙应了一声。她赶紧拿起小桌上的镜子,把自己的头发往顺里捋了捋。镜子里二十七八岁的小兰,猛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多岁了似的。尤其是她的一身穿着,活脱脱一个农村大妈的形象。

    昔日身材苗条,面容娇好的小兰,跟着梦北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她心里不后悔哪是假的。但是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为了面子,她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你死到里面了?能不能快一点”

    楚北大喊着,感觉是用脚狂踢了两下门。简易木板房本来就不结实,感觉门扇都要被踢掉了似的。

    小兰丢下手里的镜子,快步跑了过去。她刚从里面打开房门,楚北就一步冲了进来。他一看小兰这个样子,不由得眉头一皱喝问道:“给你买的新衣服呢?穿的像个要饭的似的”

    “哎呀!每天围着锅台转,穿新衣服干啥”

    小兰轻声说着,便转过身子,把房门从里轻轻的关了起来。

    楚北冷哼一声说:“一看你这样子,我就没有兴趣了”

    楚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还是粗鲁的把小兰猛的抱到了怀里,两只手便在小兰的身上乱动了起来。

    小兰挣扎了两下,小声的说道:“今晚不行,我这两天刚好身体不舒服”

    楚北一听,猛的一把推开了怀里的小兰,他冷冷一笑骂道:“他妈的真晦气,老子一来你就不舒服”

    小兰正想解释,可楚北却猛的拉开房门,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个时候的小兰再也撑不住了,她一头扑倒在了床上,忍不住呜呜大哭了起来。这就是昨日因,今日果,自己造的孽,只能是自作自受。

    刘成的出租屋里,任天飞和虎子躺在木板床上,两人轻声的说着话。

    “虎子!刘成和这个陈水月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应该知道吧?”

    “哼!刘成对这事从不给我说,我问他,他从来都是支支吾吾。不过我能感觉的出,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刘成有时候还会在陈水月哪儿过夜”

    任天飞听虎子这么一说,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夜都这么深了,可刘成依然没有回来,那说明他又住在了陈水月哪里。

    虎子翻了个身子,长出了一口气说:“其实刘成从里面出来,小兰如果收敛一点和他好好过,刘成还是能原谅她的。可是这个女人不知悔改,根本就把刘成没有放在眼里,继续偷着和楚北鬼混,你说刘成不和她离婚才怪”

    “哪小兰现在去了哪里?”

    任天飞忍不住问了一句。

    虎子冷冷一笑说:“听村里人说,他被楚北带到一个建筑工地,给工地上的工人做饭”

    “嗨!我好像记得,这个小兰在刘成家是什么都不干,每天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公主一样”

    “可不吗?要不是她这么做,刘成也不能进去”

    虎子说着又翻了个身。不知道是这床板太硬,还是说他心里装着事,根本就没有睡觉的意思。

    “虎子!你这是怎么了?翻来覆去的,是不是想女人了?我说你小子也该主动一点了。这里是天北市,女孩多,不比咱们楚家庄,看上合适的了,就要拼命追。你把这事自己给搞定了,父母可就轻松了大半”

    任天飞说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虎子呵呵一笑说:“现在那还有这个心思想这些,你说我们这次被楚生财算计,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万一明天你同学他妈……”

    “虎子!咱们不说这事,好好睡觉。记住这句话,隔墙有耳”

    任天飞说着,便翻转身子,一句话也不说了。

    第二天一早,任天飞和虎子还没有起床,刘成便提着几个包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哎!赶紧都起来了。咱们三个去贩菜,别在房里呆着,否则会憋死人的”

    刘成这么一喊,任天飞和虎子想睡也不能再睡了。两人起床后洗了把脸,便开始吃了刘成带来的包子。

    刘成偷看了一眼门外,小声的对任天飞说:“我发现有人跟踪我,应该是楚生财派来监视我们的人。所以我们更不能这么呆着,咱们三个还是去贩菜吧!这样的话我们心里也好受点,另外还可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任天飞点了点头骂道:“王八蛋!还真是狠啊!看来陈水月说的没有错,楚生财就是想玩死咱们几个”

    刘成看了一眼虎子,没有再说话。三个人吃完了包子,便由刘成开着他的双排座去了东郊的果蔬批发市场。从反光镜中任天飞发现,还真有一辆摩托车紧紧的跟着他们的车。骑摩托车的人戴着头盔,所以一时也看不清楚他是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人绝对是楚生财派来的。

    由于去的晚了一点,所以他们也没有在市场内怎么去逛,而是随便批发了几样蔬菜,拉着去了郊区的几个村子。

    为了能在四点钟之前赶回天北市,所以刘成把这些菜买的很便宜,几乎是能保本他就卖。所以在两点半左右,他们三个已开着车回了天北市。为了不被楚生财的人盯上,他们没有回刘成的住处,而是在半道上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三个人这才去了一家面馆吃饭。

    为了等时间,他们炒了两个小菜,要了几瓶啤酒。用任天飞的话说,赚钱不赚钱,肚子不能亏,因为身体才是本钱。

    三个人一边慢慢吃着,一边聊着天。直到三点半钟,任天飞这才起身,在路边拦了一辆车,直奔市工商局。

    按照他同学妹妹张梦给他说的,任天飞一路找了上去,当她敲开调研员办公室的房门时,任天飞不由得一惊。

    穿了一身制服的张梦,多了别样的美丽。任天飞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张梦轻轻的关上了办公室的房门,然后呵呵一笑说:“随便坐吧!听我哥说,你现在都是部门大领导了,不可能对我们这种小地方还怕生吧!”

    “呵!都一个人坐一个办公室了,干的不错吗?”

    任天飞为了化解尴尬,只好随便说了一句。

    张梦走了过来,拉着任天飞坐在了她办公室的沙发上,然后哈哈一笑说:“别难为情了,看你腼腆的样子。你可一点都不像我哥嘴里描述的哪样?”

    “哼!你哥肯定是把我说成了猛张飞,要不是程咬金之类的人了”

    任天飞往沙发上一坐,便和张梦开了句玩笑。他这也是为了缓解办公室内略显尴尬的气氛。

    张梦一边给任天飞沏茶,一边呵呵笑道:“我哥说你为人正直,而且对朋友特别仗义。还有就是有一身不错的功夫,喜欢替别人抱打不平,是个侠客式的人物。当然了,有点文化,干工作很认真,能出成绩”

    “你哥对我的这个评价不错嘛!我听了都快飞起来了”

    任天飞大笑着,接过了张梦给他递过来的茶杯。

    张梦往任天飞的身边一坐,忽然压低了声音说:“你的事情我昨晚特意叫上我哥,给我妈说了好长时间,她终于答应下来替你把这事给办了,不过她今天中午回来说,这事有点麻烦,关键是这个时间的车皮太紧张了”

    任天飞听张梦这样一说,他手里端的茶水差点洒了出来。他原以为,这样的事情凭着张梦妈妈的能力,虽说不是小菜一碟,但拿下应该是问题不大。现在看来,是他把问题看的太简单了。

    这可怎么办?任天飞一时间便紧张了起来。

    张梦看了一眼任天飞紧张的样子,便压低声音说:“你先不要着急。我妈说他上午找的人不行,下午不行就找调度站的站长,这事还是挺有希望的”

    “哦!但愿阿姨下午把这事能给办成了,否则这次的损失可就大了”

    任天飞说着,用求助的眼神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张梦。

    张梦想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手表,便快步走到了办公桌前,抓起桌上的电话便打了过去。

    “妈!是我张梦。任天飞的哪事办的怎么样了?啊…好吧!”

    挂上电话的张梦走了过来,她轻轻的拍了一下任天飞的肩膀说:“我妈说了,这事人家暂时是答应了下来,至于能不能办成,还得明天上午再决定”

    任天飞一听,刚才火热的一颗心扑通一声又掉进了冰窟了。明天再决定,那就是说什么样的结果都有可能发生。万一……任天飞不敢往下再想了,他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张梦坐了下来,柔声对任天飞说道:“不要紧张,一切皆有可能。既然你选择做这件事情了,那你就得提前有这个思想准备。做生意就意味着冒险,输和赢都是很正常的事。如果你只想着赢,而不想着输,那我劝你,这事你干不了”

    任天飞被张梦的这两句话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道理他不是不懂,而是这事让他遇上了,他就不能想着输,而只能想着赢了。

    “其实人这一生之中,好多的事情不是输就是赢,无论输赢都得坦然面对。就像我哥一样,恋爱一失败,好像这地球都会毁灭了似的。我爸批评他说,没有做好恋爱失败的准备,那你谈什么恋爱?你也一样,没有做好这生意失败的准备,你做什么生意?”

    张梦一改往日的任性与调皮,一本正经的给任天飞讲起了大道理。

    任天飞听着,慢慢的便释怀了,看来他得学会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