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女婿 > 第398章 要这个做什么
    楚离回家上了黑网,注意到自己的任务栏里又一一个显示完结的任务。

    点开一看,正式刚才那个。

    任务已经结算,赏金为零,所以不存在有现金收入,但月亮币多了一枚。楚离的月亮币余额为五。

    “不错,可以进入月亮商城了。”

    只能拥有五枚月亮币,才有可能进入到商城里。

    楚离迫不及待的打开商城,没想到商城里竟然放着三颗白蛋。

    商城显示,可以花五个月亮币敲开一个白蛋,白蛋里有一些什么东西还未知。

    楚离傻眼了,这不坑人吗?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要花出去五个月亮币,这纯粹是在赌博啊。

    “算了,随便砸一个试试看。”

    楚离挑选了第一个白蛋,砸开之后立马弹出一个框来。

    【奖励再砸一次!】

    “什么?!这是坑爹的吧,砸你妹。”

    再砸一次就不是蛋了?

    结果眼前的三颗白蛋,立马换成了三颗银蛋,颜色变了,楚离又可以选择砸哪一个。

    这次的银蛋是需要十个月亮币才能砸开的。运气好,竟然被楚离碰上了。

    楚离又更加积极了一点,砸开了一颗银蛋,立马有东西爆出。

    “恭喜您,获得一套白毫银针。”

    “白毫银针?不是白茶的一种么?给我茶做什么。”

    白毫银针是华夏六大神茶之一的白茶,素有“茶王”一说。

    楚离没想到在黑网的商场里,竟然会买到这种玩意儿?

    “算是安慰奖了么?”

    楚离中奖了之后,中奖的信息在黑网的顶上方滚动显示。

    “恭喜【离】先生,中奖一套白毫银针。”

    顿时,黑网的讨论区炸开了锅。

    “真的是白毫银针?我没看错吧?”

    “我以为是假的,居然不是我在做梦,真的有人把白毫银针赢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从钻石蛋里开出来的,钻石蛋可是要88枚月亮币才能抽一次呢,可是这个【离】,不是月亮币第一人啊。”

    “好像说是,从银蛋里砸出来的。”

    “……”

    “……”

    “不可能。”

    “胡扯。”

    “真的,就是在银蛋里砸到的,银蛋砸到白毫银针的概率为0.0000000000001%”

    真他娘的……刺激。

    楚离并没有到讨论区里看看,因此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已经被这么多人讨论着。

    他留了地址之后,便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谁会记得自己中了一盒茶叶?

    下午有时间,楚离回到靖安市,在山水路上,遥远的看着长生堂门口挤满了人。

    “马大新跟柏小可搞得这么有声有色?这么多人来求医的?”

    楚离本是还有点欣慰,可是走进后发现,门口这一群年轻人,明显不是来求医的。

    “怎么回事?”

    楚离问的问题,在茫茫人声中被湮灭,其他人更加专注在中间的马大新和柏小可身上。

    马大新和柏小可并没注意到楚离来了,只能跟眼前的人周旋。

    “你们什么医馆啊,敢开在这种地方。”

    “就是,让你们拿出点宝贝来,又拿不出来。”

    柏小可上前一步,寻着讽刺道声音看去,“我们是中医,靠得是医术,就算手里没有镇店宝一类的东西,但也能应付得来,怎么不能开医馆了?”

    “你们知道这地方的租金多少钱吗?你们要不是骗人的,而是有真本事,那你们吃饭的家伙却是破烂玩意儿,怎么说得过去啊?”

    “就是,没个宝贝就算了,药材也是普普通通的,一看就是一家黑店。”

    这群闹事的,都是一些有点医术底子的,见到马大新和柏小可这么年轻,就敢在山水路上开一家医馆。以为是什么大来路的,没想到就是两个普通货色。

    “你们别太过分了啊,有病挂号看病,没病赶紧滚。”马大新不耐烦道。

    马大新自个儿的母亲就是省卫生厅的厅长,而柏小可,更是药王谷的女儿,两个二代,随便就能碾压眼前这群人。可偏偏这两个人都比较低调,没有把自己身家拿出来说的意思。

    闹到这时候,突然有人站出来说道。

    “这家医馆,根本就是骗钱的!”

    一个中年妇女神色匆匆的站进来,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儿

    “我的儿子刚被他扎过针,但是还是一直高烧不退。”

    “哟,不会吧?这可是庸医啊。”

    “是啊,不仅没治好,还耽误别人治病,说直白点,这跟杀人差不多。”

    柏小可扭头看去,见到这中年妇女有点眼熟,“你是今天早上那位?”

    中年妇女面露怒色,“亏你还记得我!是你说我儿子的高烧,只要扎针了就好,可是现在,我儿子还在发高烧中!”

    “不会的,上午扎针了之后,您儿子的高烧已经退下来的,不可能还在发烧。您也是知道的。”柏小可言辞恳切,“是不是中午的时候又发生什么事儿了啊?”

    中年妇女脸上划过一丝心虚的表情,很快掩饰下去。

    “怎么可能?我的儿子,我还不会好好看着吗?都怪你!听他们说,你们用的医疗工具都是破烂玩意儿,难怪我儿子治不好,你们说,怎么赔偿我!”

    “我,我……”柏小可为难了,医闹,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来看看。”

    马大新好心的走上前,想帮忙检查一下。没想到中年妇女突然暴怒,高跟鞋一脚踹在马大新的膝盖上。

    马大新吃痛的抱住膝盖,倒吸一口凉气,柏小可小跑过来扶着马大新,才没让马大新险些摔着。

    “你怎么打人啊?”

    “你们是庸医,我打的就是你们!”

    “就是,庸医,黑店!”

    眼看闹事的人起哄声音更大,这两人头都大了,马大新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没事,小可,我们报jing。”

    “好,好,报jing。”

    “报什么jing?只要你们赔偿我就够了。不多,一万块钱。”

    中年妇女狮子大开口到。

    “一万?这,这也太多了吧。”柏小可不是给不出这一万块钱,可是他们的看病费用也才十块钱啊。

    “给不给吧?你还是想耽误我儿子去别的地方看病?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靖安市龙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老婆!”

    大家一听到龙腾科技有限公司几个字,眼睛都发亮了。

    “竟然是龙腾的老板娘。”

    “龙腾可是靖安市最牛逼的科技公司啊。”

    “这下这两个人是碰到硬钉子了。”

    “哼,我就是看这里离我家比较近,看到有人推荐说这里还不错,我就来了。没想到碰上了庸医,用垃圾针扎在我儿子身上,一点用都没有!”中年妇女面带愠色道。

    “哇,在这附近有房子,那可老鼻子有钱了。”

    “您误会了,银针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关键在于医术,我把我扎针的穴位写下来,您可以带出去找人看看,是没有错的。您儿子当时也是退了烧的。”

    柏小可拿出笔想写下来,却被中年妇女一把拍掉笔,“谁让你写的,你们敢开店,还拿不出点好东西来,别想就这么算了!”

    “那这位夫人,你看看我这东西,如何?”

    楚离走出来时,中年妇女古怪的眼神落在楚离身上,“你谁啊?”

    “大哥!”

    “师父。”

    柏小可和马大新跑过来。楚离冲他们点点头,安抚道,“没事的。”

    “我是这家医馆的老板,您儿子早上发烧,是送到长生堂来的,对吧?”

    一看楚离的气场就不一样,中年妇女微微点头,“是这样。你来了就好,你想怎么赔偿我?”

    “为什么我们要赔偿,你中午不给你儿子穿好衣服,导致你儿子二次发烧,要是换了别的地方,至少住院一个星期,你要是相信长生堂,我来给你儿子扎针。即刻便好。”